第213期
2018-12-18

澳大利亚承认西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有何玄机?

澳大利亚政府12月15日承认西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但暂时不把澳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至西耶路撒冷。多家媒体报道称,这一决定是澳方对持续数十年中东政策的重大调整。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澳大利亚宣布承认西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时机颇为微妙。

“政策”转向有何玄机?

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12月15日宣布:“澳大利亚现在正式承认西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按照莫里森的说法,澳方将在西耶路撒冷设立贸易和防务办事处,但暂时不会将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至西耶路撒冷,将等待“合适时机”。

莫里森同时表示,澳方支持“两国方案”,即获得国际社会普遍支持的方案,以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以前边界为依据,建立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与以色列和平相处。多家媒体报道称,这一决定是澳方对持续数十年中东政策的重大调整。

外界普遍认为,澳政府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韪,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在追随美国。莫里森上个月在悉尼发表任内首个外交政策演讲中曾表示,“一个强大的美国是澳大利亚利益的关键。”

而美国总统特朗普2017年12月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今年5月把驻以使馆迁至耶路撒冷。尽管澳方仅承认西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但在外界看来,澳大利亚是继美国和危地马拉以后,第三个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国家。

其实,早在今年10月份,莫里森就曾表示澳方要改变先前的中东政策,而改变立场的原因是受国内政治驱动。据了解,澳大利亚联邦众议院设150个议席,由自由党和国家党组成的执政联盟先前仅仅依靠一个议席的优势,占据众议院多数席位。

然而,前总理特恩布尔在明年大选的民调支持率一直低迷,澳大利亚自由党8月24日举行议会党团投票,选举国库部长莫里森为新一任党首和政府总理,特恩布尔遭党内“逼宫”失去总理职务。澳大利亚这一变动,也为澳方改变先前中东政策埋下隐患。

失去总理职务的特恩布尔随后在8月31日向联邦众议院递交辞呈,放弃议员身份,脱离政坛。而由于执政联盟在联邦众议院此前只有一个议席的优势,因此由特恩布尔辞任议员引发其所在文特沃思选区补缺选举就显得尤为重要。

值得注意的是,文特沃思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犹太裔选民集中地。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文特沃思选区13%的选民是犹太人。因此,外界普遍认为,澳方改变先前中东政策是为获得犹太裔选民支持,提振自由党在当地的支持率。

18

 资料图:特恩布尔遭党内“逼宫”失去总理职务。新华社记者 刘颖 摄

或许是选民对自由党内斗、特恩布尔黯然下台颇感不满,最终由特恩布尔放弃的议席在10月补选中由独立候选人夺取。而另一名自由党议员“跳槽”反对党,致执政联盟所占议席现有74个,成为少数派政府。这意味着只能争取独立议员支持,才能在议会推动立法和躲过议会对政府的不信任表决。

对执政联盟而言,在2019年澳大利亚联邦议会选举中争取犹太裔选民显得尤为重要。而莫里森宣布西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用外交保内政的做法,也因此招致巴勒斯坦方面批评澳方做法“不负责任”、出于“国内政治算计”。

澳“承认”两头不讨好

莫里森表示,澳方承认西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是支持“两国方案”,即获得国际社会普遍支持的方案。但澳方的这个决定却是两头都不讨好。

对以色列而言,尽管以色列外交部发表声明说澳方决定“耶路撒冷”设立贸易和防务办事处,是“向正确方向迈出一步”。但从外界看来,以方的回应显现“冷淡”。而更有以色列媒体称,以总理内塔尼亚胡对莫里森政府仅承认西耶路撒冷是以首都不满。

而在巴勒斯坦方面,同样对澳政府的决定表示强烈不满,谴责澳大利亚不仅不负责任,而且违反了国际法和国际准则。对巴勒斯坦而言,巴以和平谈判尚未最终确定耶路撒冷地位,澳方拟在西耶路撒冷设立办事处违反联合国决议。

不仅如此,澳方决定同样受到邻国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反对。马来西亚外交部指认澳方“侮辱”巴勒斯坦人民。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穆罕默德16日接受采访表示,耶路撒冷一直属于巴勒斯坦,澳方没有权利分割耶路撒冷。

而印尼是全球人口最多的伊斯兰国家,巴以问题是这个国家的敏感话题。美国2017年12月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时,在印度尼西亚曾引发数以万计民众示威。因此,印尼对澳方的说法“深感关切”,同时敦促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继续支持巴以和平进程,“不要采取任何影响和平进程和全球安全的做法”。

多家澳媒批评莫里森政府在外交上盲目追随华盛顿,可能使海外澳大利亚公民面临潜在的人身威胁。澳政府似乎也认识到了这一点,在12月14日警告澳公民近期到印尼等国旅游时应特别提高警惕。

而对于多项民意调查预期,将获得澳联邦议会选举压倒性胜利的反对党工党领导人肖顿12月16日表示,莫里森的决定“让澳大利亚在国际舞台上看起来像个傻子”,一旦工党上台,将废除这一政策。

责任编辑:胡永(QN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