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期
2018-09-14

瑞典大选极右翼异军突起 他们也要“脱欧”?

继奥地利、意大利之后,北欧的瑞典或将成为民粹主义攻下的又一堡垒。受难民危机之累,执政瑞典百年的社民党遭遇“滑铁卢”,新兴的民粹主义政党瑞典民主党成为左右结果的关键角色。一旦瑞典民主党进入瑞典政治核心团队,本已焦头烂额的欧盟内部,将不得不正视这个第七大经济体甚嚣尘上的“脱欧”呼声。

瑞典大选极右翼异军突起

根据瑞典选举委员会9月10日公布的初步计票结果,两大传统政党阵营中左翼和中右翼分获40.6%和40.3%的选票,分占瑞典议会349个议席中的144席和143席,均未过半议席。

而对外来移民持敌视态度的极右翼政党瑞典民主党获得17.6%的选票,较上届增加将近5个百分点,从49席增加至62席,位列议会第三大政党,成为左右结果的关键角色。

由于瑞典民主党持反移民和反欧盟主张,中左翼和中右翼阵营都表示不愿意与之合作。这意味着,瑞典可能出现“悬浮议会”的局面,新政府组阁将会出现诸多不确定性。

为阻止瑞典民主党左右未来政局,瑞典现任首相勒文呼吁中左、中右两大阵营商谈合作组阁,但却面临中右翼阵营要求他下台的压力。

分析指出,勒文若想保住中左翼执政地位,则需要化解“左右”两大阵营间对立数十年的敌意,争取对方支持实属不易。

欧洲媒体预测,瑞典选后组阁可能需要数周时间才能看清方向。无论组成多数派政府,还是后续需要就具体议程在议会争取多数支持的少数派政府,都需要经过冗长谈判。

当然,如果各政党和联盟没有就组阁达成共识,那么瑞典可能将于今年12月24日提前举行另一次大选。

难民危机成就极右政党

现任首相勒文领导的社会民主党的得票率尽管好于选前民调预测,却是这一政党自1917年以来最差成绩。社民党是瑞典高福利体系的缔造者,社民党及其联盟长期执政期间,瑞典社会福利呈现良好态势,形成了著名的“瑞典模式”。

但随着时代和社会巨变,近些年,瑞典的高福利体系不断遭“瘦身”。上届大选时,选民们对社民党继续投下信任票,希望“瑞典模式”能克服重重困难延续下去。但难民问题的涌现,动摇了许多民众的预期和信心。

多年来,瑞典一直推行相对宽松的难民和移民政策。据媒体报道,过去6年间,人口约1000万的瑞典接收了约40万名难民,仅2015年就接纳了16.3万名难民,成为欧洲按人均计算接收难民最多的国家。

有专家指出,很多瑞典民众将难民的大量涌入视为社会变糟的根源,包括部分地区犯罪率上升、教育医疗等公共资源告急、养老金减少等等,而社会福利改革更是因此面临重重困难。

由此,主张实施严厉的反移民政策,同时反对欧盟的瑞典民主党趁势而起。近年,极右翼瑞典民主党壮大的轨迹格外抢眼。2010年议会选举中,瑞典民主党赢得5.7%的选票,首次进入议会;2014年选举中,该党得票率升至13%,跃居第三大党。

按照瑞典民主党党首吉米·奥克松的说法,这一极右翼政党在政坛举足轻重的地位得以巩固,在议会拥有更大影响力。

舆论认为,作为“北欧福利主义”代表的“瑞典模式”遭遇极右浪潮,未来新政府组阁和社会福利制度的改革走向扑朔迷离,也给难民问题带来的“欧洲困境”增添新案例。

25_副本

瑞典首相斯特凡·勒文(中)。新华社记者 任珑 摄

瑞典也要“脱欧”?

在英国脱欧谈判依旧僵持不下的同时,民粹抬头的瑞典也传出“脱欧”之声。尽管瑞典是欧盟第七大经济体,但与英国类似,瑞典在欧盟中处于“边缘”地位,它与欧洲大陆隔海相望,也并非欧元区的一部分。

与欧洲许多反移民政党一样,瑞典民主党也是典型的“疑欧主义者”,提出了“瑞典脱欧”的口号,并号召针对此事进行公投。

2018年8月,瑞典民主党领导人奥克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欧盟不是在欧洲合作的方式。“我的立场是,我们应该重新谈判我们作为欧盟成员国的条款,然后人民应该有最后的发言权。”

近年来极右翼在欧洲各地崛起,继奥地利极右翼去年底成功入阁,意大利新组成民粹政府后,瑞典此次大选结果再为欧盟增添忧虑。

报道称,欧盟已针对欧洲议会2019年5月的选举进入竞选模式,疑欧派团体可能获得更多发言权,且欧盟进一步整合的努力受阻。

对于此次瑞典民主党的表现,法国极右派的勒庞就公开为其感到高兴,称瑞典民主党创下历史佳绩,成为可以制衡两大传统政党的第三大党,这个结果是个好消息。她在社交网络推特个人账户上,表示“这对欧盟来说又是一个糟糕的夜晚”,“欧洲民主革命正在继续”。

而对于瑞典民主党的“胜利”,有学者认为是瑞典主流政治家的软弱,是他们保持一种沉默的共识文化付出的代价。如果主流政党仍然将移民以及与之相关的犯罪视作禁忌,不敢正视国家所面临的问题,并公开讨论的话,瑞典的政治将继续陷于极化和混乱之中。并且,向左转,向右转,处于十字路口的不仅是瑞典的政治,恐怕还有欧盟。

责任编辑:胡永(QN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