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期
2017-12-22

奥地利新政府就职为何引发欧洲担忧?

奥地利新一届政府内阁12月18日在维也纳正式就职。人民党籍的新任总理库尔茨年仅31岁,成为欧盟国家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政府首脑。不过,由于库尔茨选择与极右翼民粹色彩浓厚的奥地利自由党组阁,引发该国政策或将“向右转”的担忧。不过令人惊讶的是,与极右翼政党长期反欧盟的态度,以及此前威胁举行“脱欧”公投的论调相反,新政府承诺“力挺”欧盟。

奥地利极右翼政党入阁引担忧

12月15日,奥地利中右翼的人民党和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自由党完成组阁谈判并组建联合政府,人民党主席库尔茨18日就任总理。这意味着未来5年两党联合执政,奥地利成为西欧唯一一个政府内阁包含极右翼政党成员的国家。

由于欧洲极右翼政党大多对欧盟持消极态度,反对欧洲一体化进程,自由党此前的主张带有强烈的民族主义色彩,因此奥地利新政府的组建引发欧盟及部分成员国担忧。而2018年,奥地利将出任欧盟理事会轮值主席国,外界普遍担心,奥地利新政府可能将会使欧盟的运转更加困难。

与库尔茨领导的中右翼保守党派人民党不同,施特拉赫带领的自由党,由于其在移民和安全问题上的右翼民粹主义主张,被媒体定义为“极右翼”。据报道,他年轻时曾参与“新纳粹运动”。外界预计,根据奥地利各党派的联合组阁协议,收紧移民的相关政策很快将付诸实施。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库尔茨短视的机会主义为极右翼及其狭隘思想盖上一枚合法的邮戳,也向奥地利和欧洲其他国家表明,像自由党这样的政党能在这个现代民主国家拥有一席之地。更危险的是,奥地利不是唯一一个持这种观点的国家。

据了解,本届奥地利联合政府是人民党和自由党继2000年之后第二次合作。德国《时代》周报报道称,17年前,奥地利自由党入阁曾引发奥地利外交风波。当时主张“脱欧”的自由党进入政府内阁曾引发欧盟多个成员国与奥地利短暂中断外交关系。

14

12月16日,在奥地利维也纳,即将出任奥地利总理的库尔茨(左)和执政伙伴奥地利自由党领导人施特拉赫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新华社记者潘旭摄

欧洲极右翼民粹势头强劲

除了对新一届奥地利政府可能会出现的政策“向右转”,欧盟一些国家媒体对这一联盟将引发的“右倾效应”更是担忧的主要原因。

2017年是欧洲大选年,荷兰、法国、奥地利、德国等欧洲多国举行选举,欧洲主流社会力量虽然竭力扛住了右翼民粹主义的冲击,但也被迫收缩了防线。欧洲一体化进程不仅未像支持者们所期盼的那样全速前进,相反却显得有些跌跌撞撞。在诸多掣肘因素中,来自右翼民粹主义的干扰尤为显著。

“亲欧”的荷兰自由民主党保住第一大党头衔让欧洲一体化的支持者们稍稍松了口气,但荷兰极右翼自由党赢得20个议席,成为议会第二大党,超出预想。

作为欧洲一体化的“法国动力”,年轻的马克龙当选总统让人欣喜,但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候选人勒庞尽管败选,仍获得近34%的选票。

在作为欧洲一体化重要“发动机”的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在联邦议院选举中拔得头筹,但因在难民问题上失分,所获议席大幅减少,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拿下第三大党头衔,历史性地进入联邦议院。

而来自波兰、匈牙利等国一直不满欧盟在基础设施投资等方面偏袒“老欧洲”,这种不满孕育了反欧盟的土壤,也为民粹主义的发展提供了口实。

在世界范围内,保护主义、民粹主义抬头,全球化仍未摆脱“逆风”的背景下,欧洲内部社会分化严重,“反欧”“疑欧”右翼民粹政党借机强势崛起,其支持者阵营不断扩大,与主流民意发生激烈碰撞。

相反的选择表达“挺欧”立场

奥地利新总理库尔茨12月19日访问布鲁塞尔欧盟总部,向欧盟领导人当面阐释其政府支持欧盟的立场,力图打消各方疑虑。当晚,库尔茨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一同出席了记者招待会。库尔茨强调,奥地利是一个“挺欧”国家,他的政府愿为建设一个强大的欧盟作出贡献。

容克表示,库尔茨就任后首次出访即选择欧盟总部,是一个积极信号。他对库尔茨政府“清晰的‘挺欧’立场”表示赞赏。但容克同时称,他不仅听其言,还要“观其行”。

德国《明镜》周刊国际新闻部副主编马提约·冯·罗尔表示,尽管“极右翼”政党再次入阁,但欧洲不必因此陷入恐慌。“新政府的方案是右倾的,但并不激进。”新政府承诺将加强社会治安、打击非法移民,缩减税收。奥地利当地主流媒体对两党再次组阁多持乐观态度。

奥地利《标准报》表示,第一次组阁是“愤怒、绝望和缺乏信任的混合体”,然而第二次将是“从容的合作”,组成的是一个“几乎正常的右倾政府”。

对整个欧洲而言,欧洲右翼民粹势头虽然强劲,但是应该看到,欧洲一体化的体制机制和民意等方面的基本面未被撼动,一体化带来的和平、合作、发展等方面成就仍是欧洲形势的主要方面。另外,还有更多积极的变量在不断出现。世界经济整体向好的态势也会助欧洲一体化一臂之力。

总体看来,尽管步履比较艰难,但一体化在欧洲国家已经深入人心,反欧思潮和势力眼下难成大气候,一体化进程将会继续向前推行。进一步看,如果欧盟及其主要成员国能在右翼民粹主义崛起的预警下,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正视各成员国不同的发展需求,不断凝聚共同的意愿,扩大合作空间,那么欧洲一体化就能破除右翼民粹主义的羁绊,迈开更加有力前行的步伐。

责任编辑:胡永(QN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