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期
2017-12-08

特朗普点燃耶路撒冷的“火药桶”

当地时间12月6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表示将启动美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的进程。特朗普的这一决定打破美国几十年来的谨慎政策,或将再次搅动中东局势,多国也纷纷发出警告称,美国政府的决定将破坏得来不易的巴以和谈进展。而需注意的是,特朗普也似乎“留了一手”。

耶路撒冷是首都为何重要?

作为中东世界的“老大难”问题,巴勒斯坦问题涉及耶路撒冷归属、巴勒斯坦难民回归、犹太定居点范围、巴以未来国界线等敏感议题。而作为犹太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三教圣地,耶路撒冷归属无疑又是最为关键且重要的议题。

对犹太教徒而言,这里曾是犹太教圣殿的所在地,“哭墙”和圣殿山皆坐落于此。对基督徒而言,耶路撒冷是耶稣受难之地,圣墓大教堂坐落于此。对伊斯兰教徒而言,传说先知穆罕默德受到召唤,从麦加乘天马抵达耶路撒冷接受天启,并于黎明前返回麦加。阿克萨清真寺和金色圆顶清真寺也坐落于此。

在耶路撒冷,历史、宗教和政治纷争相互纠缠渗透,使耶路撒冷局势长期以来尤为复杂敏感。根据联合国1947年通过的巴勒斯坦分治决议,耶路撒冷被定为国际化城市,由联合国管理。

以色列宣布独立后,使得耶路撒冷被分割,由老城(位于东耶路撒冷)和新城两部分组成,以色列控制了西半部新城。而在1967年的中东战争中以色列占领了东耶路撒冷,后又于1980年单方面宣布整个耶路撒冷为其“不可分割的首都”。此行动未得到国际社会认可。

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一直没有承认以色列占据东耶路撒冷的合法性。按国际标准,包括旧城区的东耶路撒冷依然是巴勒斯坦占领区,是巴勒斯坦日后的建国首都。

作为巴以和谈的“斡旋方”,美国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也就意味着以色列在“耶路撒冷竞争”中获得了巨大的优势。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国际法规定,当一个国家将大使馆驻扎在另一个国家的某地时,表示派驻国承认驻在国对这一领土拥有主权,后者可以控制这一领土并行使其权利。

特朗普宣布启动美驻以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的进程,不仅使得美国成为全球首个在耶路撒冷设立大使馆的国家,也会推翻国际社会数十年对耶路撒冷主权的共识。

特朗普宣布决定的原因

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把美驻特拉维夫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这其实有多方面因素。

首先,去年美国大选期间,特朗普宣称将把美国驻以色列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此举为他赢得了大量美国犹太人和基督徒福音派的支持。舆论推测,特朗普做出最新决定是为兑现这一承诺。

分析人士指出,这实际上是美国国内选举政治的结果,也是他本人的一种妥协。在他无法兑现承诺后,曾经的支持者向他施加了很大的压力。法新社也报道称,国内政治或许推动特朗普朝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方向迈进,“这是向保守派选民和捐款人作出的姿态”。

其次,美国在中东地区对以色列的倚重也是促成这一决定的重要因素。

1995年10月,美国国会就通过了法案,要求政府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并授权拨款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

然而,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并没有落实该项规定,而是根据美国总统每六个月签署的一道豁免令,避免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声明此事必须由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通过和谈解决。

而此次决定也符合主流建制派考虑,包括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在内的不少两党建制派人士赞同特朗普的决定。

最后,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的犹太裔背景和美国犹太利益集团的作用不容忽视。

众所周知,特朗普的大女婿库什纳是犹太教信徒,特朗普的大女儿伊万卡因为丈夫而昄依犹太教。媒体报道,特朗普任命库什纳为白宫高级顾问后,犹太利益集团的活跃度出现较大提升。

今年5月22日, 特朗普访问以色列,曾到耶路撒冷“哭墙”及圣墓教堂祷告。特朗普称他理解哭墙对犹太人的重要性,因此决定在首次访问以色列的时候就来参观哭墙。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参观哭墙、并在墙边祷告的在任总统。

17

12月7日,埃及民众在首都开罗抗议美国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新华社记者 赵丁喆 摄

国际社会普遍反对

对于特朗普宣布的这项决定,除了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称赞特朗普的决定是“历史性里程碑”,国际社会普遍表示反对。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表示,美国的做法破坏中东和平进程,甚至“扼杀”巴以和平谈判,将激化中东地区的不稳定局势。同时,特朗普的决定相当于美国放弃了作为和平调停者的角色。

多个阿拉伯国家和机构近日也纷纷表示,美国改变耶路撒冷政策,将导致和平努力“付之东流”。约旦指出,美国的做法将使地区紧张局势升级,破坏中东和平进程,也会助长中东地区恐怖组织的气焰。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耶路撒冷对穆斯林来说是一条红线”。 

美国部分盟友对特朗普的这一决定表示了担忧和谴责。法国总统马克龙对特朗普的声明表示遗憾。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称她不同意美国的决定,因为这对于该地区和平前景毫无帮助。

而对于此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中方注意到有关报道,密切关注事态进展,对地区矛盾可能激化感到担忧。耶路撒冷地位问题复杂敏感。各方都应着眼地区和平与安宁,谨慎行事,避免冲击长期以来巴勒斯坦问题解决的基础,引发地区新的对立。 

耿爽说,中方始终坚定支持和推动中东和平进程,支持巴人民恢复民族合法权利的正义事业,支持建立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拥有完全主权的、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呼吁各方根据联合国有关决议,致力于通过谈判解决分歧,促进地区和平与稳定。

未来中东局势怎么走?

特朗普在耶路撒冷归属问题上的决定,一方面,必然将极大地鼓舞以色列国内右翼政治力量。在当前以色列社会,右翼力量日益强大,在诸多敏感议题上能够主导以色列国内舆论。

在未来,以色列右翼或许会在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犹太定居点问题上,在戈兰高地所有权问题上,做出更多的强硬表态,争取获得美国更多的支持,而这也将极大地损害巴以和平进程的前景。

另一方面,这一决定伤害巴勒斯坦人、阿拉伯人乃至穆斯林世界的民族和宗教情感。国际社会普遍反对,多个阿拉伯国家和机构近日纷纷表示,美国改变耶路撒冷政策,将导致和平努力“付之东流”。

特朗普关于耶路撒冷地位的决定,或许将导致美国和中东盟国如沙特、卡塔尔、土耳其等国的关系陷入僵局。更令人担忧的是,很可能激化伊斯兰世界极端主义的情绪,在巴勒斯坦领土和整个阿拉伯世界引发一场骚乱,甚至引发街头抗议和暴力事件。

而这也确实开始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据《华盛顿邮报》12月8日消息,在拉姆安拉的一个检查站附近,数百名巴勒斯坦抗议者焚烧轮胎,并且向以色列士兵投掷石块,而以色列士兵则向巴勒斯坦抗议人群发射了数十发催泪瓦斯以及“震撼弹”(可制造强烈闪光和巨大噪音)。以色列军队代表确认了这一消息,称双方“正在交火,我们正在了解细节”。

整体来看,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做出将驻特拉维夫大使馆搬迁至耶路撒冷的决定,其影响是猛烈而又持久的。做决定只需一个意念,但接下来,很多棘手的问题必然会不断涌出。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虽然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启动迁馆进程,但执行过程仍留有余地。

首先,新使馆选址并未确定。白宫官员在吹风会上并未明确说,新使馆选址是否位于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争夺焦点地区,即东耶路撒冷。

其次,因涉及人员和安保议题,新使馆建设及搬迁预计耗费数年。白宫方面坚称,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不会影响中东和平进程。美国仍支持以“两国方案”解决以巴问题。同时,美国对以色列在东耶路撒冷修建定居点的做法持反对态度。

一些媒体报道,特朗普并未完全亮出中东问题、甚至国内政治议题“底牌”,为今后随时“翻盘”“留了一手”。

责任编辑:胡永(QN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