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期
2017-12-01

默克尔组阁或现转机 僵局何时能破?

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当地时间11月30日召集基民盟、基社盟(合称联盟党)和社会民主党(社民党)领导人商谈联合组阁可行性。这是联盟党与自民党和绿党的联合组阁谈判失败后新一轮组阁努力。三党分别表达了合作意愿,然而立场分歧显著,谈判势必艰难。默克尔因此也深陷了自己执政12年来的最大危机,人们不禁要问:这种僵局何时能够打破?

默克尔组阁陷入僵局

在德国联邦选举尘埃落定近两个月后,外界认为默克尔将无悬念开启自己第四个总理任期之时,有着“欧洲政治经济之锚”美誉的德国再一次成为全球焦点。原因是沉寂数月的德国政坛突然面临组阁谈判失败的现实,甚至有可能短期内重新举行大选,引发了经常扮演“救火队长”的默克尔却让自己“后院起火”的尴尬。

要了解德国政坛发生什么了,先要了解德国选举制度和主要政党。德国联邦议院是德国的下议院,作为议会内阁制的国家,联邦议院是国家立法和行政权力的中枢,德国政府内阁是由联邦议院议员组成。

德国的选举制度是“单一选区两票制”,一票选人,一票选党,299个小选区直选出的议员代表本区选民,但另有410个议席是根据得票比率分配到各党,从而共同构成709人的联邦议院。

这种选举制度的特点,就是德国政坛无法形成类似英国这种“两党争霸”的局面。因此,联邦议院已经历19届,但还未出现过一党单独执政的情况,总是要通过党派间组成联合政府方能获得议会多数,从而开启稳定施政。当然,德国为避免在议会中小党林立,只有在全国范围内获得5%以上的政党票,才有权获分政党议席。

今年9月24日的大选后,共有六个政党入主联邦议院。如果按照从左到右的政治光谱进行顺序排列,它们依次是:德国左翼党、绿党、社民党、基民盟/基社盟(联盟党)、自民党和德国选择党。这其中最大的两个党团是拥有246席的中右翼代表联盟党,和中左翼代表、拥有153席的社民党。联盟党由默克尔直接领导的基民盟和巴伐利亚州州长泽霍费尔领导的基社盟联合组成。

基民盟的代表色是基督教教士袍子的黑色,而社民党的代表色则是红色。在上一届联邦议院中,联盟党和社民党通过组织“中左中右大联盟”组建了政府,被称为“红与黑”组合。两党暂时弥合了价值观上的左右分歧,还算顺利地完成了过去四年的施政。

然而,早在今年的大选开始前,社民党党魁舒尔茨就对过去四年间本党和联盟党的联合执政多有不满。而大选结果刚刚揭晓时,舒尔茨马上宣布,社民党将不参与组阁,即刻进入反对党的席位,而他本人将成为新一届议会的反对党领袖。

这样一来,如果“红与黑”的联盟不能达成,那联盟党就不可能和其他四个政党中的任何一个党单独讨论组阁问题,因为他们的议席数都达不到与联盟党联合执政所需要的109席,两党谈判就此变成三党谈判。

联盟党于是打算拉上同属右翼、代表色为黄色的小伙伴自民党和力求环保主义的左派政党绿党,组建一个三党联盟从而拿到议会多数。因为黑黄绿这三个颜色刚好是牙买加国旗的颜色,因此这个提议中的执政联盟就被称为“牙买加联盟”。

然而,事与愿违。11月20日,自民党领导人克里斯蒂安·林德纳宣布退出与默克尔领导的关于联合组阁的谈判,德国组阁谈判宣告破裂。由于默克尔明确表示不考虑与极右的德国选择党与极左的德国左翼党联合执政。那么僵局如果不能打破,始终无法组成一个占据多数议席的联合政府,理论上说,德国接下来的政局发展只有两种可能性:

一是总统下令默克尔领导联盟党组建一个少数派政府。因为在一个议会民主制的国家,少数派政府没有长寿的可能,夭折几乎是必然结局。默克尔接下来的施政必将步履维艰,而施政失败的责任也要由基民盟和默克尔来承担。这不仅仅会让默克尔晚节不保,更会重创联盟党尤其是基民盟的声誉。

二是总统下令解散议会重新组织大选。对于僵局来说,推翻重来,一向是最终极的解决方案。但是,这么做的风险也极高。选择重新大选必然会对联盟党的支持率大受影响,而一向被视为“洪水猛兽”的极右德国选择党可能会获得更多的政治影响。相信不只是默克尔,其余的建制派政党也不愿意看到德国选择党愈加坐大。

28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联邦议院发表政府声明。 新华社记者张帆摄

组阁僵局何时能破?

11月23日,原本就是社民党资深党员的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会见了社民党党魁舒尔茨,希望他“重新考虑自身的态度”。随后,社民党高层总算语气略有缓和,表示愿意和基民盟进行试探性的接触,探讨继续“红与黑”组合的可能性。这对于绝望中的默克尔而言,无异于雪中送炭。

但是,联盟党与社民党的组阁谈判还未启动,一起“草甘膦投票事件”就冲击了双方的互信基础。欧盟成员国11月27日投票通过欧盟委员会将草甘膦应用许可延长5年的决定。草甘膦作为除草剂在全世界应用广泛,但因为存在健康和环保风险而备受争议,德国政府在此前多次投票中弃权,但这次来自基社盟的农业部长克里斯蒂安·施密特决定投支持票,触怒了社民党。来自社民党的环境部长芭芭拉·亨德里克斯指责施密特“背后搞鬼”,因为本来双方说好了继续弃权。

其次,社民党与其联合执政期间,社民党诸多主张被默克尔吸收并最终变为她的政绩,导致人们忽视了社民党的存在,也最终在此次大选中遭遇滑铁卢。社民党在9月选举中创下“70年来得票率最低”记录。

原本为谋求政党长远发展决心不参与执政,但前一轮组阁谈判破裂,使社民党在压力下重新考虑和联盟党联合组阁的可能。眼下社民党在谈判桌上虽握有一定主动权,但一旦进入谈判,就要担上避免谈判失败的压力,“既要妥协,还得要价,难度很大”。

默克尔11月28日表示,任何新政府都要继续致力于有利于增长投资和稳固预算。德新社认为,这是默克尔对新一轮组阁谈判的原则立场。基社盟一位高层则警示道,希望社民党“不要提出不切实际的要求”。

专家分析,谈判能否顺利推进,关键在于三党能否化解一些重大分歧。比如在财政预算方面,政策保守的联盟党对预算赤字避之唯恐不及,坚持公共投资应量力而行;主张促进社会公平的社民党则要求加大公共投资。默克尔在这方面愿意作出一定妥协,但“底线”是不能增加债务。

关于税收制度改革,当前德国国库盈余达到历史高峰,各党都提出减税方案,但目标不同。社民党希望对中低收入人群减税,对高收入人群增税,这同联盟党有分歧。关于是否取消用于原东德重建的“团结附加税”,双方立场也不同。

社会保障领域,社民党坚持引入“全民医疗保险”。目前德国医疗保险体系以“法定医保为主、私人医保为辅”为基本架构:低于一定收入标准的人必须在200多家法定保险公司中选择一家参加医保;收入超过该标准的人可以自主选择加入法定医保或私人医保。社民党希望实现单一的全民保险,但基民盟担心这会加重医保支出负担。

另外,社民党还提出稳定并逐步提高退休金水准、接纳移民不设上限等要求,专家认为联盟党在这些问题上不会有过多让步。各方已充分预料到谈判的艰难程度,最终能否有积极结果,既要看合作意愿有多强烈,也要看妥协力度有多大。这场“后选举博弈”不会进展顺利。

外媒称,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保守派政党的一名重要成员27日说,与中左翼的社会民主党人就组建联合政府所举行的谈判可能要到明年初才开始。不过,随着圣诞节假期来临,谈判可能会慢下步伐,同时也提供了更多的回旋空间。

部分内容综合中新网和新华网

责任编辑:胡永(QN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