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彼得案牵动美国“敏感神经”

2016-02-22 03:08 京华时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梁彼得案牵动美国“敏感神经”

数以万计华人和亚裔民众20日在美国多座城市集会,抗议司法部门对纽约市华裔警察梁彼得致死他人案的裁定。

梁彼得在一次巡逻中意外开枪致死一名非洲裔男子,受到过失杀人等罪名指控,本月由陪审团裁定全部罪名成立,面临最高15年监禁。

这一裁定引发美国华人群体不满。抗议者质疑,在美国警方近期因暴力执法与非洲裔人群矛盾激化的背景下,梁彼得并非故意杀人却面临重罪,成为美国执法体系弊端的“替罪羊”。 据新华社钟欣

□事发“一出悲剧,两名受害者”

抗议集会当天在纽约、旧金山、华盛顿、西雅图、费城等多座城市举行。新华社记者在纽约布鲁克林区的集会现场看到,抗议者高举标语牌,上面写着“司法公正”、“不做替罪羊”、“意外不是犯罪”。一部分集会者散发请愿书,要求对梁彼得从轻量刑。

集会以默哀3分钟开始,向被梁彼得误杀的阿凯·格利以及所有在美国警方与非洲裔人群暴力冲突中不幸遇难的人表示哀悼。

多名华裔人士和美国政界人士发言,指出梁彼得案是一出悲剧,受害者不仅限格利,还包括梁彼得,暴露了美国执法和司法体系的弊端。

“我为两个家庭感到悲哀,一人意外死亡,另一人可能将在监狱里度过许多年,”美国国会华裔众议员孟昭文说,这一事件凸显美国司法体系的失败,“令人心碎”。

2014年11月,梁彼得与一名搭档在布鲁克林区一座公寓楼内巡逻时,手枪突然开火,子弹击中墙壁后反弹,射中楼下的格利并致其死亡。梁彼得受到过失杀人等5项罪名指控。审理此案的陪审团本月11日裁定梁彼得所受罪名全部成立,他从而面临最高15年刑期。

案发时,梁彼得和搭档从警时间均不足2年。孟昭文和纽约州议员威廉·卡尔顿等人指出,纽约警方派这样两名缺乏经验的警察到犯罪频发的廉租房巡逻,且楼内电梯故障、楼梯间没有照明,一系列因素导致悲剧发生,说明纽约市在政府廉租房的维修和管理、警察培训和管理等方面存在严重问题。

□发酵触动亚裔群体不满情绪

组织此次抗议活动的一些华人和亚裔团体认为,梁彼得案的审理受到当前美国警方与非洲裔群体紧张关系的影响,导致这名年轻华裔警察成为“替罪羊”。

此案发生时,正值美国多地爆发持续数月的非洲裔美国人抗议警方暴力浪潮。2014年8月,美国密苏里州弗格森市18岁非洲裔男子迈克尔·布朗遭白人警察枪杀,引发全国性抗议活动。同年12月,纽约一名涉嫌用锁喉动作致死一名非洲裔男子的白人警察免受起诉,引发新一轮大规模抗议潮。

华人和亚裔团体指出,弗格森、巴尔的摩和纽约等地发生的白人警察执行公务期间致死黑人事件中,涉事警察均未受到起诉,梁彼得则是2005年来纽约首名在执勤中过失致人死亡而被起诉并定罪的警察。

《纽约时报》17日评论说,梁彼得被判罪名成立,“触动了在纽约亚裔群体中长期存在的一种不满情绪。他们将此次发生的事件视为一个无力反抗的边缘社群遭恶劣对待的又一个例子”。

不过,负责起诉梁彼得的布鲁克林地区检察官肯·汤普森日前接受纽约华人媒体“美国中文电视”专访时强调,这一案件的“审判基于法庭呈现的证据”,“与政治无关,与这个国家其他地区发生的类似案件也无关”。

□后续

案件走向仍存变数

梁彼得案从起诉到开庭审理,一直受到当地华裔和非洲裔群体的密切关注。华裔群体数次举行抗议示威活动,呼吁公正审判;一些非洲裔则要求对梁彼得定罪判刑。

在20日纽约集会现场附近,大约20名非洲裔人举牌示威,要求把梁彼得送进监狱。此外,格利的女友梅利莎·巴特勒已经对梁彼得和纽约市政府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20万美元。

从检方的起诉书和辩护律师的法庭辩论来看,双方都承认这一事件属意外。法庭审理的焦点在于子弹的射出经过以及梁彼得应在其中承担多大责任。

法官定于4月就此案作出判决。法律界人士预计,就法官量刑轻重、梁彼得是否上诉等方面而言,此案走向仍存变数。

美国华人律师邓洪认为,华人群体眼下所能做的,一方面是“尊重司法”,另一方面是在4月宣判前发出声音,让检方和法官“听到华人社区的愤慨”。

北美中文新闻网站“美国中文网”20日援引国际刑事鉴识专家李昌钰的话说,鉴于此案眼下的进展,梁彼得现在最需要的是“找到一个好的律师,找一些好的专家上诉”。

□反应

在美华人请愿书签名破10万

白宫回应:不能插手影响司法进程

据美媒2月20日报道,纽约华裔警察梁彼得被定罪后引起全美华人的不满与愤怒,为了声援梁彼得,在美华人在白宫请愿网站上发表请愿书,要求检察官撤销对梁彼得的起诉。至请愿结束,请愿书上已经有近12.4万民众签字。美国白宫做出了回应。

请愿书写道:“检察官出于政治目的起诉梁彼得,亚裔警员梁彼得成为了一只替罪羔羊。”请愿书还提到此前发生的弗格森布朗案和史丹顿岛加纳案中的非亚裔涉案警员均未被起诉。而梁彼得当时只是枪支走火经天花板反弹射到了被害人格利,并非故意杀害。

白宫请愿网站回复道:“白宫不能插手决定州检察官或者地区检察官是否对某人提出起诉,对于此案,纽约市警察局和地区检察官才是此案更多信息的最佳来源。”

白宫还表示,当局一直致力创建更安全、更强大的社区。然而在全美多地,不同肤色的种族和执法机关之间却存在着深深的不信任。执法机关是为了保护人们的安全,而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中,无论是弗格森还是纽约的史丹顿岛,抑或是克利夫兰还是巴尔的摩(这些城市都发生过具有争议的非裔在警员执法过程中致死事件),这些事件都让全美甚至世界都关注这一问题。正像五月份司法部长林奇所说的,警民之间的信任问题是这个时代的问题,每个城市都应该有属于自己的世界一流的警力为民众的安全服务。而每一个警员,都应该享有相应的训练、工具和支持来保证他们有效安全地做好本职工作。

白宫在回复中表示,以他们的立场不能干预联邦或州府的司法进程,但承认全美爆发了太多有色种族和执法机构的冲突,希望奥巴马总统在去年12月设立的21世纪治安专门小组能够解决相关问题。白宫还提到奥巴马对于解决警民矛盾的一系列举措,包括成立执法专家、学院派和社区领袖、民权领袖在内的特遣小组,致力于建设有力和谐的警民关系,还包括提出应扩大警员佩戴随身摄像头的范围等。

报道称,这种公开支持活动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梁彼得案和在美华人的弱势处境,一方面壮大声势,呼吁社会关注,另一方面也能凝聚社群力量。加上全美各大城市筹划中的各种“挺梁”游行示威活动,足见华人已经越来越敢于为自己发声,拒做“哑裔”,也绝不再做主流社会眼中那些“沉默的模范少数群体”。

责任编辑:李楠楠(QN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