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国际> 正文

美国骚乱波及近75城,黑人死亡事件影响何以如此之大

2020-06-01 11:43 新京报

来源标题:美国骚乱波及近75城,黑人死亡事件影响何以如此之大

按照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说法,弗洛伊德之死“发生在2020年的美国是不正常的”。

黑人弗洛伊德被警察“跪杀”事件引发的抗议,如今从明尼阿波利斯和圣保罗市一直蔓延至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科罗拉多州的丹佛、田纳西州的孟菲斯、俄亥俄州的哥伦布、得克萨斯州的休斯敦乃至纽约、华盛顿等70多座城市。至少8个州以及华盛顿特区为应对示威调动了国民警卫队,而抗议游行示威还有愈演愈烈之势。

甚至,加拿大、英国、德国的个别城市的抗议者也闻风而动,出现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

大家或许对此有疑问,如此规模的抗议,在美国,究竟是多大的事?这么一起黑人死亡事件,为何影响范围如此之广?

不是小事,涉及种族歧视

首先,这绝非是小事。因为这涉及在美国要求极其政治正确的话题——种族歧视。

由于众所周知的历史原因,这个话题在美国极其敏感,不管是公开场合还是私下场合,大家对此都非常谨慎。

也正因如此,弗洛伊德之死被曝光后,引发美国国人尤其是非洲裔的广泛响应。由此引发的抗议活动也此起彼伏。大批的抗议者打砸抢烧、明目张胆地洗劫商店,对抗警察甚至要冲击白宫。

社交媒体上的某些视频显示,有些地方火光冲天,城市街道两旁化为废墟,美国国旗被扔进河里……概而言之,骚乱或者抗议示威活动中应有的剧目,都在这次大规模抗议中一一上映。

这件事情的发生,某种程度上,是特朗普总统上台以来在种族问题上语焉不详的累积性结果。

特朗普基本抛弃了政治人物的政治正确,在言论上经常毫无顾忌,在2017年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的白人至上主义集会和反抗议活动中,特朗普就曾言论不当,认为“双方都有非常好的人”。

如今,特朗普又屡次就该事件发声,以至于现亚特兰大市长凯莎·兰斯·博姆斯说,特朗普总统应该停止对席卷全国的抗议活动发表评论,“他应该闭嘴,这就像夏洛茨维尔的翻案一样”,认为特朗普使情况变得更糟,“他一说话,事情就变得更糟。”

不算新鲜事,抗议活动屡有发生

弗洛伊德之死,虽然在种族歧视的角度讲,不是小事,但是从抗议烈度的角度讲,却也不是新鲜事。

乍看上去近75座城市发生了抗议活动,而且,有些地方的抗议活动在社交媒体上被聚焦放大显得非常有规模有气势。

但除却媒体的放大功能不说,这样的抗议烈度在美国并不罕见。

2011年,“占领华尔街”的社会运动,几乎蔓延全美各地,上百城市出现抗议示威活动,但最终并未产生过于激烈的结果。

回溯过往,即使1992年美国那场极为严重的种族骚乱,最终也没有对美国社会造成巨大冲击。

所以,别看美国动用了国民警卫队,一夜之间40个城市实行宵禁等,但最终对整个社会运行的干扰有多大,仍需观察。

当下,真正给美国社会造成巨大干扰的还是新冠肺炎疫情。这次事件,其实也是疫情累积的情绪关联式爆发。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国新冠确诊人数累计超过了183万,新冠死亡人数也超过10万。这对美国整个社会经济的运行都造成巨大冲击,失业增加、就业机会减少、经济下行,以及公众长期被封禁在家的苦闷,抗议者的种种不满经由这次事件找到了发泄口。也因此,这次事件引发了如此广泛的影响。

这一事件非同“寻常”

基于已有的资料来看,对于“弗洛伊德之死事件”的定位,大约可以说“这是一件正常的非正常死亡事件”。

其“正常”在于,这在美国并非稀罕事,稍加新闻检索即知,涉及种族歧视的死亡案例,在美国几乎年年都有。

2015年4月,巴尔的摩非裔青年格雷被警察拘留期间死亡事件发生之后,《纽约时报》的民调结果显示,美国人认为种族关系处于20多年来最差水平。

现在如果再有类似调查,恐怕依然会得到如上结论。

在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没有从根本上得到系统性解决之前,类似事件的发生都算“正常”。

其“非正常”在于,依据现有资料来看,“跪杀”弗洛伊德的警察,压在他身上长达7分钟之久,因为这一超出常态拘捕过程,他也以三级谋杀和过失杀人被提起公诉。

可伴随越来越多的证据出现,情况或还有改观,比如流传的弗洛伊德疑似吸毒,第一次体检显示他的死亡与潜在心脏病有关,这可能影响大家起初的判断。但无论结果如何,警方过度使用暴力的嫌疑依然很大。

除此之外,这一事件正发生在美国社会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疲惫期”,公众积压大,情绪躁动。而且发生时间,又恰逢总统选战进入“白热化”阶段,加之种族歧视又是高度敏感的政治话题,对于选情必然会带来不小的影响,反之,由于选战的助推,某种程度上也加剧了这次抗议示威活动的烈度和影响。

综此种种,弗洛伊德事件在美国,可谓是一件“正常”而又“非比寻常”的事件。

如今,肇事警察当地时间6月1日将出席听证会受审,而对死亡黑人的二次体检结果也将不日公布。但这些进展对于愈演愈烈的抗议示威会产生何种影响,还有待观望。

□任孟山(专栏作家)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