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回忆录:公投三年后,“分手”仍艰难?

2019-06-23 13:44 人民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脱欧”回忆录:公投三年后,“分手”仍艰难?

中新网6月23日电(郭炘蔚)三年前的6月23日,英国就是否脱离欧盟举行公投。与公投前的众多民调结果相反,英国民众以52%对48%的票数,选择了“脱欧”。

这只“黑天鹅”的诞生,直接导致了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辞职。然而,三年过去,卡梅伦的继任者特雷莎·梅也将黯然下台,英国脱欧进程却仍然没有完成。

距离延长后的脱欧“最后期限”还有4个月的时间,英国脱欧进程仍然扑朔迷离。内有分歧难以弥合的议会,外有拒绝再谈协议的欧盟,这场“分手”,究竟要往何处去?

辞职二重奏

——哼小曲的卡梅伦与落泪的特雷莎

一场英国脱欧,已经“逼退”两任保守党首相。43岁即登上相位的卡梅伦,是英国约200年来最年轻的首相,而特雷莎·梅则被称为“铁娘子第二”,以冷静干练的形象著称。

但是,他们都在脱欧面前败下阵来。

2016年6月24日,在唐宁街10号门前,卡梅伦声音哽咽地声明将辞职,称英国人民选择了与他所支持的道路完全不同的方向,因而自己不再适合担任“掌舵人”。

不过,当特雷莎·梅于7月11日胜选后,正式宣布辞职的卡梅伦显得如释重负,转身走回首相府时不禁哼起了小曲儿,在大门关上的一刹那,他还说了一句“不错”。

而三年后的2019年5月24日,在同一地点,一身红色套装的特雷莎·梅也发表了自己的辞职演说。她表示,“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我都对未能实现脱欧深感遗憾。”

而在念出最后一句“我无比荣幸有机会服务我所热爱的国家”时,特雷莎·梅更是落下泪来,随后转身走向唐宁街10号的大门,背影极其落寞。

在退出政坛多年后,2019年1月,卡梅伦罕有接受访问称,未对决定举行脱欧公投一事感到后悔。但是,政客“撂挑子”容易,民众却要持续面对脱欧僵局带来的问题。

这三年来,英国内就脱欧议题内斗不止,支持与反对脱欧的两方民众多次举行游行示威。与此同时,持续的不确定性拖累英国经济,增长趋于疲软。

据研究公司BritainThinks的一项调查,超八成的受访英国人表示,已经受够了脱欧话题每天出现在新闻上;超六成的人相信,参与脱欧话题引起的焦虑有害精神健康。

那么,这个“潘多拉魔盒”是如何打开的呢?

脱欧回忆录

——误判加误判,拖延再拖延

自1973年英国正式成为欧共体成员后,一向有“光荣孤立”传统的英国就对该集团持矛盾态度。欧债危机和难民危机以后,英国国内的疑欧思潮愈发强烈。

2013年1月23日,为摆脱国内政治压力,卡梅伦承诺若他在2015年大选中获胜,将通过全民公投决定英国是否继续留在欧盟。此次大选中,保守党取得过半席位,得以单独组建政府,卡梅伦成功连任。

为了兑现承诺,2016年6月23日,英国举行脱欧公投。然而,出乎卡梅伦本人、保守党、甚至诸多专家意料的是,公投结果是,52%的英国民众赞成脱欧。

6月24日,卡梅伦引咎辞去保守党领袖及首相职位,启动保守党领导权争夺战。7月13日,卡梅伦正式辞任首相,由特雷莎·梅接任。

临危受命的特雷莎·梅,核心任务只有一个:带领英国脱欧。

2017年3月28日,特雷莎·梅致函欧盟,正式触发《里斯本条约》第50条,启动脱欧程序。为了获得更大席位优势,4月18日,她宣布提前大选。然而,在此次大选中保守党失去多数席位,不得不联合组阁。这被认为是其首相生涯中最严重的误判。

而与欧盟的谈判也并非易事,双方屡次交锋,直到2018年11月14日,脱欧协议草案方才公布。11月25日,欧盟27国通过了这份草案,随后欧盟宣布“谈判通道关闭”。

尽管这份协议得来不易,但却未能获得英国国内支持,尤其是有关北爱尔兰边境的“保障措施”备受争议。自2019年1月起,不同版本的协议先后四次遭英国议会下院否决,原定于3月29日的“脱欧”日期也被迫延迟至10月31日。

另一方面,受“脱欧”进程停滞的影响,5月,英国保守党先后在地方议会选举和欧洲议会选举中惨败。5月24日,梅黯然宣布将离场。6月7日,她正式辞去保守党领导人一职。

首相三部曲

——“下一位”能带来结果吗?

为什么连续两任首相都被脱欧击败?有分析认为,根本原因在于英国国内民意分裂,一半想脱、一半想留的现实令各方处境尴尬,而低效的党派政治也无益于弥合分歧。

6月20日,英国保守党党首暨下任首相人选的竞争进入了最终阶段,一直保持领先的脱欧派主将鲍里斯·约翰逊和“黑马”现任外交大臣亨特将展开对决。下一步,两人将举行一系列竞选活动,选择权则交给16万保守党党员,最终结果将于7月下旬正式公布。

在脱欧议题上,约翰逊坚称英国必须要在10月31日脱欧,不管有没有达成脱欧协议。他承认无协议脱欧会对英国造成伤害,但表示“得到好协议的方式,就是准备无协议脱欧”。

他也曾表示,如果和欧盟没有协商出更好的结果,会考虑扣留390亿英镑的脱欧分手费。他说:“若想取得好协议,金钱是绝佳的解决办法,也是很好的润滑剂。”

亨特在2016年“脱欧”公投中是“留欧”派,但此后改变立场支持“脱欧”。他表示,不排斥无协议脱欧,但表示这并非他最偏好的选项。

亨特认为,如果英国采取正确方法,欧盟方面会愿意重新谈判。他希望能够改变最具争议的爱尔兰边境保障措施(backstop)。亨特计划在10月31日完成脱欧,但不排除延长期限。

不过,欧盟已经多次表示,此前已达成的脱欧协议无法重新谈判。6月21日,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再次强调了这一点。

无论是约翰逊还是亨特最终胜出,留给唐宁街10号新主人的时间都非常有限。三年来难以解决的“脱欧”难题,后来者能够在3个月内解决吗?现在,谁都没有答案。

责任编辑:范天德(QN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