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区:美国绝密军事基地(2)

2018-06-19 13:35 人民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51区:美国绝密军事基地

揭秘51区

1988年12月,拉扎尔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经跨进了一段深不可测、错综复杂、不为人知的历史。他之所以无法提前预知,是因为在接下来的20年里,文中讲述过的所有人都对此讳莫如深,直到中情局的有关计划解密之后,他们才在本书中吐露了51区的真相。但是,拉扎尔来到51区本身就是这段历史中的一笔,尽管他的这一笔可谓惊世骇俗而且争议不断。正是他将51区的隐秘大白于天下,让这个进行研发和试飞的黑暗基地变成了人们竞相揣测的全民之谜。从拉扎尔在拉斯韦加斯《新闻直击》节目上一鸣惊人的那一刻起,数十年来公众对51区的痴迷一直大行其道,人们都对这个局外人士永远无法涉足的秘密基地致以敬意。

根据拉扎尔的回忆,在他抵达51区的第一天,有人带他在一条颠簸不平的土路上行驶了二三十分钟之后,来到了一处颇为神秘的飞机库区,这个库区建于格鲁姆湖畔的一座山峰之中。拉扎尔还记得,他在一个被称作S-4的岗哨前接受了安全检查,但是这一次比此前刚刚进入51区时经历的那次安检要严格得多。接着,他分别签署了2份文件,一份是同意有关部门监听自己的家庭电话,另一份是表示自愿放弃美国宪法赋予自己的权利。随后,有人带他来到一架飞碟前,告诉拉扎尔他的职责就是逆向开发它的反重力推进系统。拉扎尔称,在S-4地区一共有9架飞碟。有人拿给他一份说明书,上面显示这些飞碟来自另一个星球。拉扎尔还记得,自己看到了一些类似外星人的照片。这些大概就是外星飞船的飞行员了,他在心中暗想。

据拉扎尔回忆,接下来的那年冬天,他一直在 S-4一带工作,不过大都是在夜间,加起来共有10天左右。这份工作虽然强度很大,但却时有时无,为此拉扎尔感到十分苦恼。有时他一周只要工作一个晚上,所以他想要更多的任务。他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在S-4是做什么的,即使是对自己的妻子特蕾西和挚友吉恩·赫夫也不例外。1989年3月的一天夜里,拉扎尔在2名荷枪实弹卫兵的护送下走进了 S-4内部的一条通道,卫兵命令他只能向前看。然而,出于某种强烈的好奇心,鲍勃·拉扎尔用余光朝着过道两侧偷偷望去,透过一扇9英寸见方的小窗,他看到了一个表面上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房间。拉扎尔恍惚看见,在2个穿着白领制服的男人中间,站着一个个头矮小但脑袋硕大的灰色外星人。当他想凑近看个究竟时,一名卫兵猛地推了他一把,让他的目光朝前下方看。

对于拉扎尔来说,这次事件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他的内心产生了某种变化,他觉得自己再也无法继续保守飞碟和那些可能是外星人的秘密了。就像歌德笔下的悲剧人物浮士德一样,拉扎尔渴望了解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情况和消息。但与浮士德不同的是,对于这笔交易,拉扎尔最终没能信守自己的承诺。他忍不住把这些天来的所见所闻告诉了自己的妻子和好友,这就意味着他违背了51区的保密誓言。因为拉扎尔对格鲁姆湖飞碟试飞的日程安排了如指掌,所以他提议特蕾西、吉恩·赫夫和他的另外一个朋友———UFO 研究专家、里尔喷气飞机发明人之子约翰·李尔和他一起前去亲眼看看那里正在发生的事情。

随后,他们带着一副高倍望远镜和一台摄像机从375号公路进入格鲁姆湖后面的山区。在那里等了很久以后,他们说,山谷内终于有了一丝动静。拉扎尔的妻子和两位朋友看到,一个闪闪发光的飞碟从层峦峻岭间腾空而起,挡住了51区的视线。他们看见飞碟在空中盘旋了一阵,然后缓缓着陆。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三,他们几人再次来到这里进行观测。1989年4月5日,他们沿着通向秘密基地的格鲁姆湖大道,第三次造访该地,但却以失败而告终。51区的卫兵发现并且扣留了这群不速之客,要求他们出示证件。在接受林肯郡警察局的盘问之后,他们被无罪释放。

第二天,拉扎尔按时来到了麦卡伦机场的 EG&G 公司办公大楼。丹尼斯·马里亚尼早已在那里等候,马里亚尼告诉拉扎尔,他不用再去格鲁姆湖了。随后,拉扎尔被带往印第安泉空军基地。前一天夜里抓住拉扎尔的那名卫兵也乘直升机从51区来到了这里,并且认出拉扎尔就是那天晚上在丛林中到处窥探的4个人中的一个。接着,拉扎尔被告知,他已经不再是EG&G公司的雇员了,如果他胆敢再次出现在格鲁姆湖附近,都会立刻以间谍罪逮捕。

由于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拉扎尔决定将这段经历公之于众,并且与《新闻直击》节目的主持人乔治·纳普取得了联系。1989年11月,拉扎尔在电视台公开露面,这次节目的收视率打破了该电视台有史以来的最高纪录。

责任编辑:胡永(QN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