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悲剧考验欧洲“定力” 反恐情报“失灵”受诟病

2015-11-16 08:57 环球时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巴黎悲剧考验欧洲“定力” 反恐情报“失灵”受诟病

【环球时报驻法国、叙利亚特约、特派记者姚蒙宦翔 王会聪柳玉鹏 环球时报 记者 谷棣】巴黎系列恐怖袭击震惊世界,甚至被称为“法国的‘9·11’”。连日来,因这一系列有预谋的袭击没能被法国情报系统提前洞悉,法国反恐机构备受指责。欧美反恐专家直言,法国“严重情报失灵”。而法国当局则感到无奈,坦言“不存在所谓的‘零风险’”。法国和欧洲表现出来的反恐“无力”和在对待难民等问题上态度的潜在转变,都值得深刻反思。俄《消息报》15日公布的民调显示,77%的俄罗斯人认为,巴黎发生恐袭“并不意外”,对于“下一个目标”,39%的人认为将是俄罗斯,32%认为将是欧洲国家,22%认为将是美国。这意味着,全球反恐陷于困境,各方合力反恐应对挑战是当务之急。正如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博尔顿在福克斯新闻网撰文所说,全世界必须从法国悲剧中知道,反恐是“一场战争”,西方的反应必须是摧毁威胁的根源。

没发现蛛丝马迹,法情报系统被人诟病

巴黎恐袭事件发生后,法国《世界报》周六头版文章尖锐地提出:“面对难以捉摸之威胁,法国反恐部门束手无策”。该文质疑,恐怖分子为什么每次均能逃脱安全部门的注意?法国公营电视二台等电视媒体发出同样的疑问:那些已经被列入恐怖主义嫌疑名单、需要重点监视的人为什么还能最终得手?在巴黎街头,《环球时报》记者听到多名法国人愤怒地表示:“警察和情报部门看来没一点用,根本无力预防这样的血腥行动。”而恐怖分子此次选择的多是法国乃至很多国家都很难防范的地点,如民众聚会的餐馆、剧场等公共场所,其中一些场所平时没有安检。

俄罗斯《国家防御》杂志主编科罗特琴科14日撰文说,巴黎悲剧是西方不愿与俄共同打击“伊斯兰国”(IS)组织的结果。同时,他认为,法国警方没有进入恐怖组织内部的“线人”,所以未能阻止这场恐怖袭击。他还表示,在当前复杂局势下,欧洲任何一个大都市都是不安全的,这是不周详的移民政策付出的代价,几百名训练良好的“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已乔装难民潜入欧洲。同时身为俄世界武器贸易分析中心主任的科罗特琴科认为,巴黎系列恐怖袭击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行动,“伊斯兰国”恐怕半年前就在巴黎建立地下组织,其成员早已准备就绪。

就连英美同行也认为法国情报工作“失灵”。美国反恐专家比尔·罗吉奥在接受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巴黎遭受的袭击标志着“巨大的情报失败”。美国国家反恐中心前主任迈克尔·莱特认为,这次袭击表现出“一定程度的老练,自2008年孟买连环袭击以来,我们还真的没在城区内看到过此类袭击,看手法其实更像‘基地’组织所为”。纽约市警察局前局长伯纳德·克里克表示,如此大范围的暴力袭击需要周密详尽的谋划,而法国执法部门竟然未能发现蛛丝马迹。英国《卫报》援引法国前情报人员特罗蒂尼翁的话说,极端组织的威胁规模和复杂性已“完全压倒”法国的防卫能力,并认为“一旦开始实施此类袭击就很难防范,除孟买外,(肯尼亚)内罗毕和白沙瓦(巴基斯坦)也遭受过此类袭击”。《卫报》分析认为,法国在“9·11”事件发生后的10年内,遭受恐怖袭击相对很少,除了法国曾远离美国主导的伊拉克战争外,法国的情报部门也很出色。但“阿拉伯之春”后的中东国家动荡和“伊斯兰国”肆虐,让这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做不到“人盯人”,反恐就如同虚设?

面对国内民众和外界的指责与质疑,法国总理瓦尔斯14日在电视一台节目中回应:“我们处于一种战争状态,因此法国人民就必须理解,不存在所谓的‘零风险’。”同日,他也表示,法国将对极端组织进行反击,直至消灭敌人。

一位前巴黎主管恐怖袭击案的法官在电视二台说得更加直白:民主国家是不可能防范这类恐怖行动的,因为这些恐怖分子平时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到时则突然拿起武器攻击平民,而“我们在没有确凿证据前又不能限制其人身自由或将其拘留逮捕”。但实际情况并不完全如这名法官所说。据《世界报》报道,按照法国的反恐法,安全当局可以强化对嫌疑人员的监控、对其预防性拘留、搜查其住所等。自今年1月7日《查理周刊》总部遭两名“圣战”分子血洗后,法国司法、情报部门已进行一系列强化与整改,如防恐怖活动行动总部直接置于内政部长领导之下,相关部门共享恐怖嫌犯的所有信息与情报、人员扩编(内政部增1400人、司法部950人、国防部250人、国内安全总局500人、巴黎警察总局情报司100人)。只是这些人员还没有完全到位。

法国是《申根协定》国家,该协定意味着,外国人一旦获准进入“申根领土”内,就可在协定签字国领土上自由通行,这也给法国防范与监视恐怖分子增加了许多难度。根据法国内政部长在恐怖袭击发生前一天对《解放报》的介绍,目前卷入中东“圣战”组织的法国人超过1500人,而有极端倾向的可疑分子人数更多,达到1.1万人。按照法国安全专家的话说,如果要全天跟踪监视一名可疑分子,需要3名特工轮流工作。英国《每日电讯报》则援引另一位法国反恐专家的话说,每一个对象都要有“25个安全人员全天候监控”才成。除了无法做到“人盯人”,法国各反恐部门间的信息交流也存在问题。有法国警察向《世界报》抱怨说:“当国内安全总局通知我们某人要去中东某国参加恐怖组织时,我们常常发现此人早就到了那里。”面对这些实际情况,法国专门处理恐怖主义案件的法官特雷维迪克表示:“我们最黑暗的日子还在后头。”叙利亚《祖国报》15日发表评论认为,恐怖分子不再满足于制造“独狼”式的袭击,“如今,法国对叙利亚深受恐怖主义之害也感同身受”。

俄《消息报》15日报道说,西欧国家,包括法国的情报机构是世界最强大的机构之一,但他们仍无法掌握大量加密信息。俄罗斯IT安全专家萨奇科夫认为,目前对全球网络实施控制是不可能的,因为许多网络信息是通过加密方式传输的。俄“信息保护”公司经理巴贝科表示,由于网络信息量太大,情报专家根本无法分析所有的信息。

欧洲未来,包容性将走至终点?

巴黎系列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怖研究中心主任李伟14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该恐怖事件应引发人们思考,一是为什么法国没有防备住这么严重的恐怖袭击,为什么事先一点情报信息都没有掌握;二是随着法国关闭边界等做法,有没有可能冲击到其他申根协定国家。他认为,这些问题关系到反恐的实质所在,除了本国反恐防恐,对强调一体化的欧洲国家来说,更是一个关系大局的问题。

欧盟申根协定各国之间的人员自由流通问题被提上议事日程:法国总统在巴黎恐袭案发生后立即宣布法国进入紧急状态,同时设立边境检查。据法国BFM电视台分析,恐怖袭击事件有可能影响到以后法国民众对申根协定的态度。“难民潮”发生后,德国、匈牙利、奥地利等国已先后设立边境检查与控制机制,此次法国也开始设立,人们认为有可能逐步在申根国之间恢复部分控制边界的措施,因为这被视为是“防止恐怖分子流动的有效措施”。此外,波兰已宣布将不再实施欧盟推进的难民分配计划。

据俄新社14日报道,俄罗斯“阿尔法”反恐部队老战士联合会主席贡恰罗夫认为,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将使欧洲国家改变对中东难民以及法德等国境内大型穆斯林社群的看法。贡恰罗夫说,巴黎悲剧将迫使欧洲国家重新审查各自的政策,如果这样,欧洲的包容性将可能走至终点。

责任编辑:扆妍妍(QN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