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国际> 正文

构建“主权互联网”,为何多方都在防美国?

2021-02-25 09:25 环球网

来源标题:构建“主权互联网”,为何多方都在防美国?

“俄罗斯在技术上已做好被断网的一切准备!”这个2月,俄罗斯国内的舆论都在持续关注有关主权互联网的话题。对俄罗斯来说,“这样做很不容易,但必须像中国一样做好准备”。实际上,为免受外部攻击,俄罗斯两年前不仅为打造主权互联网立法,还进行过大规模的“断网”演习。过去几年,伊朗为对外部干涉进行“战略预防”,开始打造“内联网”软顶西方;德国领导人提出“欧洲人之间的通信不能无缘无故绕美国一圈”,欧盟要有自己的“欧联网”……这些国家的尝试,都是为了打破美国“一网天下”的态势,凸显多方对美国的不放心。而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在维护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上的努力和贡献正获得国际的广泛认可。

“纯俄网”为被断网做好一切准备

《纽约时报》2月22日刊文说,俄罗斯官员表示,俄已掌握建立“俄罗斯主权网络”(RuNet)的技术——即使与世界互联网隔绝,俄罗斯人也能通过该网络继续访问自己国家的网站。美媒关注俄罗斯主权网的背景是,俄国内反对派人士担心俄与外部世界的联系被这种“昂贵的基础设施”部分或全部切断。本月初,俄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前总理梅德韦杰夫在接受俄媒采访时表示,俄具有确保自身互联网部分自主运行的技术能力,且“在技术上已一切准备就绪”,政府对此种情况已有预案。梅德韦杰夫说:“我再次强调,这不容易,并且非常不希望如此。但互联网是特定阶段的产物,它处于美国的掌控之下。在紧急情况下其运用断网这一手段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另外,俄高层担心,在西方严厉制裁俄罗斯的情况下,被断开与SWIFT国际支付系统联系的威胁也是一直存在的,因此俄已被迫创建自己独立的信息传输系统,以应对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

俄罗斯网络安全领域的专家随后也做出解读。有俄媒援引俄信息系统研究所专家马萨洛维奇的话称,国际互联网的完整性由主服务器来确保,长期以来它们大部分位于欧美境内,如果关闭它们,互联网将变成许多个区域网络。该专家还表示,为避免被断网,3年前,中国已配备4台“备份服务器”。如果全球互联网瘫痪,那么中国主权互联网将会继续运转,并且在大多数情况下甚至不会被注意到。

早在2014年,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主持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时就讨论过断网问题,并多次表示要建立自己的网络。克里米亚危机发生后,西方对俄罗斯实施了一系列经济制裁,特别是总部设在美国的国际支付系统和万事达宣布,停止向几家俄罗斯银行的客户提供支付服务,这让俄罗斯进一步担心美可能会给俄断网。为此,俄开始动手建立自己的主权互联网。2019年11月1日,俄罗斯《主权网络法》正式生效,根据该法案,俄国家信息科技、通信及大众传媒监察机构,可关闭外部网络联系,创造“纯俄”网络。同年12月23日,俄进行首次旨在防范“断网”风险的全国网络运行稳定保障演习。时任俄通信部副部长索科洛夫表示:“我们的目标是在任何情况下,在俄领土上提供不间断的互联网服务。此次评估的结果表明,政府机构和通信运营商已做好有效应对威胁、同时确保互联网和通信运作的准备。”对这次主权互联网演练,《俄罗斯报》这样说:“关键信息被归类为国家机密,因此并非所有内容都要对外透露。”

“断网对俄经济的打击将是巨大的。”从俄媒的报道可以看出,俄对“被断网”带来的危害有清醒认识。俄国家杜马议员戈列尔金说:“将俄与全球的网络断开,相当于真正战争的威胁。我希望这永远不会发生。但我们必须有相关的应对计划。我相信所有发达国家都有类似的行动计划,就像应对核战争、流行病或自然灾害计划一样。”俄区域问题研究所所长茹拉夫列夫认为,主权互联网的概念对俄国家安全至关重要,而俄自身的技术基础可以保障国家的信息安全。他还强调说:“当全球互联网不再属于一个国家时,一些国家拥有自己的主权互联网,那么就不用再担心出现断网。”

从对手伊朗到盟友欧洲

在其他国家和地区,主权互联网还以其他形式出现或在酝酿中。《环球时报》记者近日查询伊朗议会网站,相关报告显示,伊朗建立“内联网”,也就是国家信息网,早在2005年开始就由通信和信息技术部提出,全面实施是在2016年开始的。2009年伊朗总统大选期间,国内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活动,反对派利用一些国际社交网站发泄不满和组织抗议活动。在此情形下,伊朗政府认为,有必要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互联网。还有人建议网络上不能有任何不道德的内容,要符合伊斯兰教的教义。此后,因遭受过网络病毒攻击、查获网络间谍,伊朗建立独立互联网的需求越来越迫切。2011年8月,伊朗通信和信息技术部官员宣布,将实施第一期国家互联网项目,从政府关键部门开始断开与全球的网络联系,然后再向学校、企业和银行等领域推广,整个项目18个月内完成。但更多细节,伊朗媒体并没有报道。根据伊朗政府的说法,国内信息网的主要任务之一是打破国际互联网的垄断地位。

对有关外媒“伊朗将永久关闭互联网”的报道,伊朗官方一直否认,并称这样“毫无根据的报道别有用心”。相反,伊朗官方通讯社公布的数据显示,仅2018年3月到2019年3月,伊朗就遭受3300万次网络攻击,“黑客们企图在伊朗互联网上制造混乱,但都被伊朗成功化解”。伊朗总人口8100多万,而据伊朗官方伊通社去年9月的报道称,有4700万伊朗人活跃在社交媒体上。据《环球时报》记者观察,除伊朗官方宣布因“企图颠覆政权”而永久限制的英国广播公司(BBC)网站、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网站、“推特”“脸书”以及“贴有色情裸露照片的网站”被屏蔽外,像英国《卫报》、美国《纽约时报》这样的国际媒体的网页,在伊朗都可以打开。谷歌也在伊朗可以随意使用。2019年11月,由于政府宣布提高汽油价格,伊朗多地陆续出现民众反政府抗议示威活动。这期间,伊朗全境互联网服务一度中断数日,但伊朗国内的政府网站、国内官方及半官方通讯社的网站仍可以浏览,网上银行服务系统也正常。在街头抗议示威平息后,伊朗国内互联网很快恢复正常。伊朗官方表示,关闭互联网是应对骚乱和危机的自然反应。有分析认为,这表明伊朗实际上是有能力实现“内联网”,伊朗自身可以提供服务器、具有掐断国际互联网连接的能力。

伊朗对国家信息网络的评价很高。2017年,伊朗通信和信息技术部官员曾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说,伊朗人使用的打车软件Snap、电子商务软件Digikala等,都是国家信息网络的参与者。由于受到制裁,伊朗的应用程序软件被国际互联网平台删除或下架,但国家信息网却让国内的电子商务有序发展,“这意味着伊朗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鲁哈尼政府的官员还表示,国家信息网还得到伊朗国内法律法规和政策的支持,如伊朗人在伊朗视频共享网站Aparat上观看视频的费用是在YouTube上观看的一半。

“欧洲人之间的通信不能无缘无故绕美国一圈,我们要有自己独立的网络。”2014年2月,为抗议美国的监听行径,德国总理默克尔提出“自建欧联网”。相关报道说,当时的 IPv4(互联网协议第四版)体系内,全球共13台根服务器,唯一主根部署在美国,其余12台辅根有9台在美国,2台在欧洲,1台在日本,而这一要“掐断大西洋纽带的壮举”,目的是保障网络信息不被窃取。尽管默克尔的提议得到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的赞同,但也有欧洲媒体分析说,从技术、资金以及价值观等角度考虑,默克尔一气之下提出的建议更具有象征性意义。互联网是高度强调速度和运营的行业,但欧洲的多语言环境也被看成是天然障碍。英国《金融时报》当时分析称,美国的网络巨头过去一直反对欧盟委员会提出的建立“欧洲云”计划,担心此举使互联网“巴尔干化”。

尽管如此,欧盟近些年还是做了一些尝试。2019 年 6 月,欧洲议会公布《欧盟网络安全法》,修订和加强欧盟网络安全局的职能。去 年6 月 ,欧洲创新与技术研究院发布研究报告《对数字化基础设施控制和数据保护》时,仍强调建立“欧洲互联网”有关的内容。与此同时,欧洲大国也很关注俄罗斯如何发展“主权互联网”。德国电视一台去年9月曾报道说,与俄罗斯不同,欧盟更希望是主动建立与欧洲价值观更加紧密契合的互联网,实现“数字主权”。

德国汉堡IT技术专家托马斯·布特法肯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欧盟和俄罗斯打造主权互联网,是为了在技术上不用再依赖美国的网络技术。在他看来,美国或许认为,一些欧洲国家对美国技术的担心被放大了,但现实是美国的数字巨头已经主导欧洲互联网生态,因此,欧盟正通过技术以及法律手段来制衡美国巨头,打造主权互联网的趋势已不可改变。

美国想断网没那么容易

“打造主权互联网的国家绝对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早就做好周密准备。”中国网络空间战略研究所所长秦安这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认为,俄罗斯打造的主权网络,在技术层面完全不需要依赖美国人制造的“数字大炮”,现在关键在于主权网络运行后,如何继续与国际互联、避免成为“信息孤岛”的问题,也就是如何做到突破美国阻挠,实现应用“前移”。也正因为如此,美国对各方提出的主权网络建设没有什么明确的表态。秦安建议,俄罗斯的主权网络,首先可以在独联体、上合组织等范围内,实现各个国家之间的平等互联。

几乎所有的俄媒在报道俄主权互联网的时候,都会提及“中国在建立自己的独立网络”。《环球时报》记者查询,俄专家所提的是由中国下一代互联网国家工程中心牵头发起的“雪人计划”。公开报道显示,“雪人计划”于2016年在美、日、印、俄、德、法等16个国家完成25台IPv6(互联网协议第六版)根服务器架设,其中1台主根和3台辅根部署在中国,事实上形成13台原有根加25台IPv6根的新格局。德国专家托马斯·布特法肯也提到,中国“将拥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IPv6用户”,在研发新的互联网技术和制定新的标准上贡献突出。

谈及外界关注的“雪人计划”,全国政协委员、安天科技集团首席架构师肖新光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是中国所推动的国际关系民主化在互联网国际治理中的重要体现。在肖新光看来,一个大国需要有相关的网络安全基础设施、相关协同机制、正确的配置策略和应急处置流程体系,才能全面提升应对各种网络攻击、瘫痪事故和其他极端情况的能力。他认为,全球互联网已不是一个最初以美国为中心的网络体系,如果美方试图以单边行动,将一个主权大国从互联网上断开,无论基于物理断连接手段,还是基于域名解析手段都具有很大困难。以中国为例,肖新光分析说,从物理手段来看,中国和全球互联网的连接不是单点维系在中美光缆之上,而是和周边国家多点互联。从域名解析上看,我们完全有能力依托基础设施和技术策略手段,实现断开根服务器情况下,保证国内节点正常解析的能力。肖新光表示,将美方对我网络空间安全威胁过度聚焦在根DNS解析或物理断网上,是比较片面、偏颇的安全视角,容易反而忽略美方实际进行的网络情报作业、认知域作业和网络战准备所带来的系统性风险,误导战略判断方向和资源投入。与此同时,中国作为全球化的倡导者,在网络空间的大国博弈中一方面要坚决捍卫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另一方面也要为维护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履行国际主义责任。

秦安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一个国家打造主权互联网首先要有应急预案,特殊情况下除必须能独立运行国内网络外,还要尽快和其他国家建立信息通道。而对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说,不仅要有核心技术,还要掌握好国际网络话语权。

责任编辑:马剑(QZ0014)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