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国际> 正文

拜登上台会迎来“美欧蜜月”?欧洲大国各有忧虑

2020-11-23 11:42 环球网

来源标题:【深度】拜登上台会迎来“美欧蜜月”?欧洲大国各有忧虑

【环球时报驻德国、法国、美国、英国记者 青木 刘玲玲 郑可 纪双城 环球时报记者 张旺】编者的话:若拜登上台,跨大西洋关系将迎来“蜜月”?在美国大选投票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被主流民调普遍看好,欧洲很多国家也希望拜登赢,连被视作特朗普最亲密盟友的英国首相约翰逊,也被英媒爆料有此期待。随着美国大选结果明朗化,欧洲人长出一口气,一些政要欢呼“欢迎美国归来”。但欧美关系真的能够和好如初吗?其实,虽然特朗普的4年被不少人认为导致跨大西洋关系进入“冰河期”,但欧美关系从根基上变得不稳是在特朗普之前。这意味着,拜登时代,欧美依然有不少心结待解,更有许多现实裂痕需要弥合。何况4年后,美国会不会再来一次政党轮替?尤其是最近多方纷传特朗普可能“再战2024”。

伸出橄榄枝的欧洲大国各有忧虑

自11月7日晚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宣布获胜以来,德国总理默克尔已三次公开提到“恢复跨大西洋关系”的期待,分别是在8日通过推特发文祝贺拜登、9日举行记者会以及10日与拜登通话时。德国外长马斯也在祝贺拜登的推文中称,期待与下一届美国政府合作,寻求一个新的跨大西洋关系起点。

德国防长卡伦鲍尔近日也成为焦点。美国投票日前一天,她在美媒上发表“欧洲仍然需要美国”的署名文章,表示欧洲未来短期内仍然需要依附于美国的军事保护,应强化跨大西洋关系。在法国总统马克龙表态称对此“完全不同意”后,卡伦鲍尔于17日反驳马克龙,再度称如果没有美国和北约,欧洲将无法保障自身安全。

拜登成为美国“当选总统”可以说是让德国上下如愿。早在美国大选前,德国就对拜登寄予厚望。德国西韦舆论调查公司(Civey)的选前调查显示,只有13%的德国人希望特朗普连任。

有分析称,除了2017年赴汉堡参加G20峰会,特朗普是二战后第一位没有对德国进行正式访问的美国总统。如今,德国政要纷纷向拜登递出橄榄枝,但一些德媒对两国关系改善的障碍很清醒。比如德国电视一台称,民主党人与特朗普政府对于欧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的态度空前一致,在这个导致德美两国关系恶化的关键问题上,无法寄希望于拜登。

“德美关系艰难重启。”德新社的一篇文章提出三个问题:拜登将改变什么?拜登上台后不会改变什么?德国政府会做什么?文章称,“北溪-2”项目、北约国防开支、美军从德国撤军、欧美贸易协定等都是不好解决的难题。“德国政府认为,如果德国不做些事情,美国新政府是不会自行推动跨大西洋关系的。”文章写道。

另一个欧盟主导大国法国,虽然马克龙总统与德国防长就依赖不依赖美国问题打起嘴仗,两国外长却于17日在法国《世界报》上共同发表题为“动荡正在重塑世界,需重新思考跨大西洋伙伴关系”的文章,称拜登的当选为加强跨大西洋团结铺平了道路,但“要弥合我们之间的分歧,仍有许多工作要做”。“今天,欧洲人不再只问自己美国能为他们做什么,最重要的是问自己必须做什么来捍卫自己的安全和利益,建立更加平衡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

就法美关系而言,能否妥善解决双方贸易争端问题是主要挑战,尤其围绕征收数字税一事双方分歧难以弥合。拜登上台以后,其多边主义立场、对贸易战的态度可能有别于特朗普,法美贸易关系或有所缓和,但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多国征收数字税意向坚决,认为制定数字时代的国际税收规则迫在眉睫。

在跨大西洋关系中,脱欧的英国与美国的关系依然重要。11月10日,英国首相约翰逊成为拜登打电话沟通的第二位西方政要,排在法德及爱尔兰之前,并且一聊就是25分钟,颇令人意外。毕竟,双方在英国脱欧问题上分歧严重。

在英国人看来,英国与欧盟在脱欧问题上的最终谈判结果,将决定未来很长一个阶段英美关系的发展。英国《独立报》最新的民调显示,虽然约七成的英国人不希望特朗普连任,但更多人担心拜登上台后会令英美关系出现倒退。

英国广播公司分析称,拜登曾表态支持加征关税,又曾描绘对一些无法满足应对气候变化与环境保护承诺的国家加征费用的计划。他跟特朗普一样,提出要重振美国制造业,要求政府部门加大力度“买美国货”。像加拿大和欧洲等被特朗普疏远的长期盟友和国际组织,大概可以预期拜登治下的美国会较少攻击它们,但某些紧张局面预计还要拉锯一段时间,当中英国的问题尤甚。拜登曾明言跟英国订立贸易协定并非当务之急,且要视乎脱欧对爱尔兰边界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跨大西洋浪漫主义早已终结”

“跨大西洋浪漫主义早已终结。”德国汉堡国际政治学者哈拉尔德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美国大选前后,欧洲国家对拜登当选总统后的跨大西洋关系存在理想化色彩。有人甚至觉得,拜登一当选,欧美之间的矛盾将随之而去,世界问题都可以在欧美联盟下解决,这种理想化思想会随着拜登上任而逐渐消失。

据《环球时报》记者观察,法国舆论也普遍认为,尽管拜登上台会使欧美关系回暖,但这并不等于跨大西洋关系会恢复如初。总部位于巴黎的欧洲问题研究中心罗伯特·舒曼基金会在网站上刊登文章称,过去4年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使得欧美在英国脱欧、北约问题和经贸方面龃龉不断,跨大西洋关系遭受质疑和挑战。这些矛盾不会随着拜登的上台而一下子解决,采用务实外交战略的美国政府依然想向欧盟追求更加“公平有利”的贸易协议,并且想让北约盟友分担更多军费开支,这必将引来欧洲的反对声音。

哈拉尔德说,欧美所谓基于共同的价值观背后,是冷静的成本-收益分析。拜登当选总统固然可以改善欧美关系,但他同样会对欧洲人提出更多要求,比如让欧洲人自己付出更多金钱在国防上,让欧洲购买更多的美国产品等。美国仍会以“美国优先”来处理欧美关系,而且它一直是这样。因为美国对待伙伴关系的核心标准是是否有利于美国的利益,如果不是,就会一脚踢开你。

“拜登也将让欧洲很难过,”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称,德国在拜登大选获胜后的解脱感,可能很快就会幻灭。美国新总统将保持友好态度——但在许多事情上,他代表的利益类似于特朗普,“跨大西洋关系已经无法回到过去”。

即便能回到过去——奥巴马时代,也不意味着欧美关系和谐。“对欧洲来说,他们期待拜登上台或者说与民主党合作,是因为有一个比较,特朗普的4年应该是让欧洲对美国的认识以及抱怨到了一个极限。”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22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美国大选前,欧洲内部担心如果特朗普再干4年,欧美关系就彻底完了,但这并不说明奥巴马时期美欧关系有多好。

崔洪建表示,奥巴马时期,现在欧美关系的一些矛盾或问题就已经出现,比如美国将战略重心转向亚太,引发欧洲内部很多讨论,实际上是不满。如果账算起来,欧洲现在周边很多安全问题都是奥巴马时期开始的。奥巴马政府也提北约经费问题,美国防长每次去欧洲都会提,只不过不像特朗普那么直接。

对于美欧关系的未来,美国专家同样有忧虑。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欧洲项目研究员戴维·惠纳瑞说,此前欧洲担忧特朗普连任后将退出北约,拜登的胜利让其松了一口气,但他从欧洲驻美外交官处了解到,这些人对美欧关系的未来不敢过于乐观,因为横亘在美欧间的长期结构性利益差异将必然使双方无法站在统一战线上。

美国《大西洋月刊》称,“特朗普主义”在未来数年内不会消失,美国在世界上的角色也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不论是白俄罗斯危机,还是地中海的土耳其问题,抑或黎巴嫩的灾难性爆炸,美国都出现了缺位的情况。欧洲人已经意识到,实际上不可靠的不仅是特朗普,还有美国。

4年后,万一“特朗普”卷土重来……

“若进入拜登时代,首先,欧美经贸上还会有竞争的关系,双方不会通过贸易手段打来打去,但拜登的经济路线其实和特朗普的差别不大。这是结构性矛盾,不是拜登能解决的。”崔洪建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其次,美国的战略转向是肯定的,不可能再转回欧洲。这要看拜登怎么做,能否做得巧妙点,让欧洲觉得没被抛弃。第三,美欧防务军费问题还会出现,拜登的方式可能和特朗普不一样,但目标、内容一致。

除了这些,欧洲内部的分歧也可能产生影响。很多人还记得,美国时间11月4日凌晨,即美国大选投票结束没多久,斯洛文尼亚总理扬沙就祝贺特朗普“连任”,这名支持反移民政策的斯洛文尼亚民主党领袖成为第一个这么做的国家领导人。到目前为止,他仍未向美国“当选总统”拜登表示祝贺。“对于小小的斯洛文尼亚而言,它同是欧盟和北约的成员,现在看来,它与下届美国政府打交道会有些困难。而扬沙事件是未来跨大西洋关系的一个注脚。”新西兰新闻编辑室网站的一篇文章写道。

随着特朗普在白宫的日子被认为进入倒计时,在欧洲很多国家的首都,解脱的情绪被释放,但并非全部都如此。特朗普在欧洲也有支持者,他们不像斯洛文尼亚领导人那么“粗心”,也不像德国等国的政要那么热心,比如波兰总统杜达用词谨慎——恭喜拜登“总统竞选很成功”;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给拜登的贺信内容是“祝您身体健康,在担负责任非常重大的职务的过程中不断取得成就”。“特朗普时期跨大西洋关系进入‘冰河时代’的说法只是老生常谈,它不过是故事的一部分。通过拉拢一些国家,同时冷淡另一些国家,特朗普颇有分寸地推动了欧洲内部本就存在的分化。”新西兰媒体这篇文章称。

有专家表示,对于欧洲来说,未来4年欧美关系“去特朗普化”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过程;对于美国来说,欧洲将会有更多战略自主的目标和行动。此外,由于“特朗普主义”的社会基础,拜登施政可能将受到牵制,短时间内在国际舞台上很难有大的作为。

这也让欧洲必须考虑另一个问题——4年后,如果“特朗普”再度上台呢?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欧洲必须接受一个现实,那就是‘特朗普主义’并没有在这次美国大选中被打败,某个类似他的人可能会在4年后卷土重来。因此,布鲁塞尔必须思考在哪些领域打造出的信任和机制,能够在‘特朗普2.0’时期持续下去。”

值得注意的是,欧美重启关系的讨论中,常会提到中国。德国外长马斯祝贺拜登时,就“修补”跨大西洋关系提出具体建议,第一个议题就是如何同“中国这样的国家打交道”,之后是气候问题和新冠肺炎疫情。英国经济学人智库首席贸易分析师马志昂认为,拜登任期第一年大部分时间将优先处理国内疫情和经济困境,贸易问题处于次要地位,但“中国可能是唯一的例外”。

对此,德国学者哈拉尔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中国问题上,尽管现在有一些欧美政客要求联合应对中国崛起,但欧美不可能形成真正的“反华联盟”,也不可能与中国“脱钩”。欧盟经济依赖庞大的中国未来市场,没有中国,欧洲经济将面临巨大苦难。无论如何,欧洲都必须保持“中欧经济伙伴”关系。

责任编辑:魏超(QN0014)作者:青木 刘玲玲 郑可 纪双城 张旺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