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国际> 正文

美媒认为对华加税令美抗疫付出更高代价

2020-04-15 16:15 参考消息网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网站13日发表文章称,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可能会使美国在抗击新冠病毒的斗争中付出代价。文章编译如下:

美国对进口医疗设备——尤其是来自中国的设备——加征关税,加大了美国抗击新冠疫情的难度。

美国和中国从2018年开始卷入了一场不断升级的关税战争。在多个回合中,美国政府对来自中国的基本医疗用品加征关税,其中包括医用防护服、个人防护设备和一次性医用帽等。

与此同时,迅速扩散的新冠疫情导致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地病例快速增加,美国现在是全球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

美国外交学会全球健康高级研究员黄延中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与对进口个人防护设备采取“较灵活”态度的其他国家相比,加征关税“进一步削弱了美国对疫情的防范和应对”。

他还说,在有如此之多的国家争相从中国进口关键医疗产品的情况下,如果不加征关税,那么美国在这场竞标游戏中将处于“更有利的地位”。

由于疫情在美国大城市和各州加剧,随着病例数激增,医护人员也在竭力搜寻防护装备和应对医疗设备短缺的问题。

1月,随着疫情蔓延,中国开始增加生产重要医疗设备。美国前助理国务卿帮办谢淑丽(苏珊·舍克)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据说中国积累了大量的个人防护设备,而美国的医疗设施现在“迫切需要”这些设备。她还说:“任何妨碍迅速进口此类设备的障碍都可能导致更多人死于这种疾病。”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在早先的一份报告中警告说,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可能会“严重破坏”美国抗击新冠病毒的斗争。

该智库发现,截至3月13日,尽管特朗普政府此前暂时削减和中止了部分关税,但33亿美元的进口关键医疗用品仍面临7.5%的关税,而可能用于治疗新冠病毒的11亿美元进口产品仍面临25%的关税。

报告作者查德·鲍恩写道:“在全国范围的健康危机时期,政府对中国医疗产品加征关税可能导致关键设备短缺和成本上升。”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数据显示,来自中国的约1000亿美元中间产品仍面临25%的关税,提高了美国医疗产品制造商的零部件成本。专家们说,随着特朗普强化其保护主义立场,华盛顿在争分夺秒控制新冠疫情的过程中可能会发现,为时太晚而选择有限。

【延伸阅读】美国外交学会专家:特朗普制裁世卫将“削弱美国地位”

参考消息网4月15日报道 美国世界政治评论网站4月13日发表题为《世卫组织是特朗普玩新冠疫情推卸责任游戏的最新目标》的文章称,美国制裁世卫将使世卫的工作复杂化,也将“削弱美国地位”,作者为美国外交学会高级研究员斯图尔特·帕特里克。文章编译如下:

仍然难以理解“蒙蔽”的含义的人们,只要看一看特朗普总统上周对世卫组织的口头攻击就明白了。他公然试图转移人们对美国政府在疫情中糟糕表现的关注,他严厉指责世卫组织在全球的反应出现所谓的拖延和混乱。

白宫精心安排的诋毁世卫组织的行动既不公平,又很刻薄,因为该机构的表现优于白宫的糟糕反应。从去年12月31日开始,世卫组织就对新冠肺炎疫情迅速采取了行动,当时中国政府首次提醒它武汉出现了一批罕见的肺炎病例。1月12日,该机构获得了新冠病毒的基因组序列信息。1月20日至21日,它派出第一个专家团队到武汉。1月30日,世卫组织正式宣布新冠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美国拥有强大的实力,可以协助世卫组织的工作,也可以使世卫组织的工作复杂化。特朗普威胁说美国要暂停提供资金,这是极其轻率的,尤其在疫情大流行期间。然而,对于共和党成员来说,这是他们共同的本能反应,因为他们时不时中止或扬言中止财政支持,以惩罚他们认为“脱离正轨”的联合国机构或试图逼迫联合国机构实施所谓的改革。

这个策略鲜有成效。上世纪90年代,时任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杰西·赫尔姆斯试图扣留美国应提供的资金,以迫使联合国就范。其结果是“欠款危机”严重削弱了联合国预算,影响了它的实质性工作,也削弱了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

(2020-04-15 11:41:04)

【延伸阅读】美媒社论:“美国独行”不利全球抗疫

参考消息网4月13日报道 美国《洛杉矶时报》网站6日发表社论称,特朗普坚持“美国优先”阻碍了全球抗疫。文章编译如下:

早在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之前就已经显而易见的是,他蔑视与其他国家(包括传统盟友)的合作,他对支持美国帮助创建的国际机构没什么兴趣。

特朗普贬低美国外交机构

作为总统,特朗普兑现了——或者毋宁说是破坏了——自己在竞选期间作出的“美国优先”承诺,它在实践中往往变成“美国独行”。他削弱了美国在联合国的影响力,质疑北约的建立基础,通过退出多个国际协议使美国不如从前安全也不如从前有影响力。

这都是旧闻了。新闻是,特朗普对待外交政策的狭隘态度——再加上他早期淡化新冠肺炎构成的威胁——正在削弱美国号召全世界合作应对这场大流行病的领导力。

这种全球协作是绝对必需的,它要取代目前各国各地区零打碎敲的抗疫努力,那其中有些努力很不充分。

在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中都担任过外交政策职务的资深外交官尼古拉斯·伯恩斯3月25日在《外交》杂志上撰文说过:“遗憾的是,特朗普总统过去三年里一直在贬损和贬低美国的外交政策机构,诋毁它们倡导的美国领导作用和全球集体行动——这是迄今为止世界对新冠肺炎疫情应对不足的一个原因。”

伯恩斯是美国前副总统乔·拜登的竞选顾问,但他的观点得到外交政策专家们的普遍认同。

经常漠视国际组织和协议

显然,任何一位美国总统在这场公共卫生危机中的首要任务都是保护美国人民。由于这个威胁的全球性,本届政府未能激励国际社会支持实施一项战略来控制这一不分国界的大流行病,这导致了美国人的性命岌岌可危。

美国在世界上的影响力无疑早在特朗普当选之前就日渐式微,乔治·布什政府和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就与北约盟国围绕欧洲国家的国防开支问题关系紧张。但特朗普称北约“过时”(后来收回这个说法),决定让美国退出有关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和旨在阻止伊朗研制核武器的国际协议,这些都大大加剧了美国与盟友间的疏远。反对伊朗协议之举不仅导致美国与欧洲盟友决裂,还无异于忤逆了联合国安理会,因为安理会曾将这项协议纳入一份决议。

特朗普一直明确表示对联合国的创建原则不以为然。他2019年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时说:“未来不属于全球主义者。未来属于爱国者。”

应转向寻求更多国际协作

鉴于总统对国际主义的古怪厌恶,美国政府没有最大限度利用联合国来应对疫情也就不足为奇了,例如,美国政府没有推动安理会通过一项类似于在2014年埃博拉危机期间通过的那种决议。这样的决议将宣布新冠肺炎危及国际和平与安全,建立起一个协调援助受害者的机制。

由于美国和中国都在安理会有否决权,通过这样一项决议需要两国合作。但眼下还看不出特朗普总统愿意与中国联手使全球一致应对疫情。美国当前的目标恰恰应该是这一点,而不是与中国争锋。

公平地说,美国在与疫情有关的某些问题上与他国进行了接触。例如,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和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与其他国家财长和央行官员一道设法化解这场传染病对经济的影响。

但总统是行政部门的最重要代言人。问题在于,这一突发事件能否迫使特朗普在外交政策方面改弦易辙,一如他在国内政策方面签署了2万亿美元的新冠疫情经济刺激一揽子计划并援用《国防工业生产法》来增加呼吸机和口罩的供应。饱受这场疫情折磨的美国国民只能希望答案是肯定的。

(2020-04-13 16:16:57)

【延伸阅读】德媒文章:新冠疫情暴露美国的脆弱

参考消息网4月2日报道 德国《时代》周报网站3月25日发表文章称,新冠病毒疫情暴露出美国在社会和经济方面的脆弱性。文章编译如下:

医疗体系分化为三层

新冠病毒暴露了因为医疗保健系统不健全,美国在社会和经济方面的脆弱性。

超级大国与病毒之间的碰撞可能成为一场灾难。人们对灾难的恐惧不断加剧,而恐惧主要来自两个方面:医疗系统面临医疗挤兑的威胁,经济则可能因封城而停摆。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提出在德国几乎没有人讨论的问题:什么对我们而言更重要?是健康还是经济?

新冠危机加剧了美国医疗卫生系统的脆弱性,该系统已分化为三层医疗。富人可以负担得起昂贵的医疗保险,可以由最好的医生诊治。处于中间的大约1.53亿美国人正受到医疗保险自付金额不断增加的困扰。处在最底层是近3000万没有医疗保险的美国人,只有在万不得已时才去急诊室。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没有保险的被感染者还要连续几周去干他们不稳定的工作,结果在被确诊和得到诊治前,还容易传染其他人。

还有其他因素正在助长新冠病毒在美国传播——白宫的政治领导。特朗普在2月下旬曾说,这种病毒将消失,还称专家的警告是政治反对者的阴谋。他说:“一切都在控制之中。”

不久前,《纽约时报》公布了美国卫生部的评估草案,大致内容是:美国没有为疾病的大流行做好准备。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的职责权限不清,对数据的处理和解释不同,当前的医疗供应链和生产能力“在发生全球大流行时不足以满足国家需求”。因此,对医疗卫生系统崩溃的恐惧是非常真实的。

经济与健康难以兼顾

公众健康和经济福祉,哪个更重要?这一矛盾并非自新冠疫情暴发才有的。劳动保护法和环境保护法限制了企业。然而,只有在大流行危机中,这个矛盾正变成一个可怕的选择:谁先死,是人类还是经济生活?对此,美国各州有完全不同的答案。

在加利福尼亚州和纽约州,州长很快作出反应,并实行限行令。上述两州人口众多,都是由民主党人执政。在共和党人掌权的得克萨斯州,传统上政府很少干预。在得克萨斯州的许多城市,仍没有禁止人与人之间的近距离接触,是否与其他人保持距离由个人决定。得克萨斯州副州长丹·帕特里克呼吁:“让我们回到工作岗位上!”老年人应该照顾好自己,但是有比死更糟的事情。“我不希望我们牺牲整个国家。”在得克萨斯州,每1000人只有2.9张床位。相比之下,即使在情况不稳定的意大利,每1000名患者也有3.2张床。

《华尔街日报》警告说:“我们将经历一场使数千万美国人失去工作的经济破坏海啸。”大公司可以坚持几个星期,但是数百万家中小型公司则做不到。

竖起藩篱令世界失望

引发恐慌的是与中国的比较。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似乎已从新冠危机最严重的时期走了出来。经济生活再次开始,而美国还在经历所有一切。中国企业家向美国送去医疗设备。

中国展示了它能多么迅速地叫停公众的日常生活,并在必要时一夜之间就能建立起一整座医院。另一方面,美国取决于朝令夕改的特朗普、奉行矛盾战略的各州以及华盛顿相互敌对的政党。

与2008-2009年的金融崩溃不同,世界不能再指望美国在这场危机中发挥领导作用。当特朗普在意大利暴发新冠疫情时以严厉的措辞禁止欧洲人入境时,中国人却向意大利发送了医疗设备。中国伸出援手,美国却竖起藩篱。世界将记住这一点。

(2020-04-02 18:23:50)

【延伸阅读】美国前助卿希尔:美国感染“意识形态病毒”

参考消息网4月2日报道 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前助理国务卿、丹佛大学校长首席顾问克里斯托弗·希尔3月26日在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发表文章称,美国感染了“意识形态病毒”,恢复务实的、非意识形态的解决问题的态度才是当务之急。文章编译如下:

美国人也许对汽车有着众所周知的迷恋,但最早对新冠病毒采用“得来速”不下车检测技术(一种极大降低感染风险的简单措施)的却是韩国人。美国人还被认为是“有一说一”、直截了当和思路清晰。不过,迎头痛击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又是韩国人。

诚然,韩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之一。但美国也是最先进国家之一。那么,为什么美国在对疫情的应对上如此落后?

“意识形态部落主义”蔓延

简略的回答是,美国有一位根本不称职的总统,不管是在智力上还是在性情上。但即使特朗普离开,也未必能治愈美国的政治痼疾。这个国家被无处不在的意识形态部落主义所困扰,而特朗普本人只是这种顽疾的著名携带者。正如任何一位漫不经心的美国政治观察者所知道的,美国因“消极的党派偏见”而深陷分裂,两党的动机与其说是为了倡导本党自身理念,倒不如说是为了反对对方。

然而,其中的一个阵营——特朗普的共和党——已经把这种对抗性态度与一种对专门知识以及总体上对治国理政抱有的深度怀疑结合到一起。

至于政府对这场危机的实际应对,特朗普一直力推“政府与私营部门合作”主题,依赖美国企业承诺自愿性支持。然而,除了沃尔玛公司首席执行官表示愿意把卖场人气冷清的停车场用于设立“得来速”检测站之外,私营部门的承诺远没有达到所需要的程度。

这些企业的承诺也变成了政治表演。在白宫记者招待会上,特朗普在介绍每一位高管时对他们的公司大加吹捧,而每一位高管都尽职地走近话筒,发表语焉不详的支持承诺。这段特别的插曲具备了一场竞选筹款活动的全部特征。但这显然也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以便提醒美国民众:经济的支柱是工商业,而非受雇于政府的公共卫生官员。

美国持续时间最长的意识形态争端之一涉及如何确保全民医保。那些恐惧“社会主义”的人经常攻击、诋毁,并最终阻挠了奥巴马政府强制实行全民医疗保险的尝试。

政府治理应回归知识引导

无独有偶,特朗普和国会的共和党人惯常以意识形态理由抨击公共教育。教育部长贝齐·德沃斯和政府中的其他人已经开始称公立学校为“政府学校”,并希望扩大所谓的特许学校的规模。虽然这些做法被用“学校选择”的名义进行了辩解,但根本动机是意识形态上的:即削弱并最终废止有250年历史的免费公立教育制度。

但这并不说明特朗普的意识形态承诺会导致政策连贯性。相反,在大衰退期间,意识形态右翼曾抵制民主党人推行大规模财政刺激的努力。而现在,处境艰难的美国政府却拿起同一部脚本,以便为当前的危机制订刺激计划。

品格确实是写在选票上的。但是,同样写在选票上还有恢复更为务实的、非意识形态的解决问题态度的希望。11月,美国人将有机会选择由价值观和知识引导的政府治理。当意识形态占据舞台中央的时候,这二者是最先遭回避的东西。在抗击新冠病毒之外,美国还必须解决这种先前存在的病症。

(2020-04-02 14:10:33)

【延伸阅读】英媒评述:缺席全球抗疫削弱“美国国际声望”

参考消息网3月31日报道 英国《卫报》网站29日发表文章称,在世界面临新冠肺炎疫情之时,美国没有表现出其全球领导力。文章编译如下:

联合国安理会和七国集团正在全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行动中寻求达成一致,但这一努力因美国坚持将这一威胁的表述突出中国而受阻。

对一些美国盟友来说,当国际秩序可以说面临自二战以来最大挑战之际纠结于字眼,表明了美国缺乏耀眼领导力这一事实。

有关满载中国医疗物资的飞机抵达意大利的新闻报道生动体现了这种缺乏。与此同时,美国悄无声息地运走了50万份意大利制造的诊断拭子,供自己装备不足的医疗系统使用。

意大利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纳塔莉·托奇说:“令人震惊的是美国彻底缺席公开发声。美国基本上从地图上消失,而中国积极出现在地图上。”

美国颁布的2万亿美元刺激法案中仅包含10亿多美元(约0.06%)美国以外的开支。

美国国务院指出,美国另外提供了2.74亿美元紧急医疗和人道主义援助,以帮助需要的国家,位列向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机构提供资金国家之首。

但是,这笔额外援助对缓解政府形象来说杯水车薪,因为这个政府发表了排外言论,并且在加大向伊朗和委内瑞拉施加经济压力的过程中与最亲密伙伴断绝了关系。这两个国家的人民都处在新冠病毒的高风险中。

中国在遏制疫情并帮助意大利和其他弱势国家的努力中,取得了显著成功,重塑了其作为领导者的形象。

英国皇家三军研究所的伊丽莎白·布拉夫说:“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不会因为他们应对新冠病毒不利而结束,但我们会发现这是一个关键点。”

布拉夫提出,新冠病毒危机对美国声望造成的破坏会比2003年入侵伊拉克还要持久。

她说:“2003年,中国羽翼尚未丰满,它没有准备好接管全球角色。现在它处在能够接管全球领导角色的位置上,它只不过在等美国犯错或失去其盟友支持……从这个角度来看,过去两年确实对中国有利。”

哈佛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斯蒂芬·沃尔特指出,全世界对美国能力的信任是其全球声望的支柱之一,但这种信任目前正在崩溃。

沃尔特表示:“这种巨大的政策失误并没有让‘美国再次伟大’,而是会进一步玷污美国作为一个懂得如何有效行事的国家的名声。”

并非全球所有分析人士都认为新冠病毒对美国在世界上的声望有着不可逆转的负面影响,他们指出了更加长期的趋势,例如美国在能源方面的自给自足,它持久的经济、军事和民主优势,以及中国作为一个可靠的全球领导者替代选择还有一些不足。

美军前顾问、新加坡未来路线图公司负责人宝劳格·康纳说:“地缘政治不是偶然发生的。你不能在两个星期的时间内谈论地缘政治。权力分配要看根本是什么,而不是中国是否向非洲送了许多口罩。”

康纳认为:“中国正在填补一个公共物资的真空,而不是一个领导者的真空。”

责任编辑:张思宇(QX0007)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