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国际> 正文

新一轮蝗灾又将扑向非洲,规模是之前的20倍

2020-04-15 14:12 新京报

来源标题:新一轮蝗灾又将扑向非洲,规模是之前的20倍

正当疫情步步紧逼之际,新一轮蝗灾又扑向了非洲。

联合国粮农组织(FAO)预警称,目前在肯尼亚北部和中部,埃塞俄比亚南部和索马里全境,已出现“漏斗状”高密度蝗虫分布带,且种群数越来越多。

对此,FAO还强调,“除非加强蝗灾控制,否则在即将到来的雨季,蝗虫数量可能增长至目前的20倍”。

鉴于蝗虫种群数增加和东非雨季及粮食播种季节相吻合,这次蝗灾被认为将对该地区粮食安全和人类生存,构成前所未有的威胁。

上波蝗灾25年未遇,这轮是70年

什么叫“前所未有的威胁”?

著名粮食安全问题专家莱米尔和粮农组织东非防灾小组负责人费兰德等均表示,这将是东部非洲地区70年来最大的一次蝗灾。

由于过去3年间东部非洲地区连续大旱,去年底、今年初,已暴发了一轮号称“25年来最大规模”的蝗灾,仅肯尼亚一国已有70000多公顷耕地颗粒无收,蝗虫还漂洋过海,肆虐阿拉伯半岛、中亚和巴基斯坦。

为此联合国、FAO和多个组织投入紧急援助,一度令东非蝗灾有所抑制。

但3月初,肯尼亚地区普降大雨。原本久违的雨水对当地墒情有利,但“喜雨”却同样给躲避人类杀灭的蝗虫种群以喘息之机。大雨刚过,新的蝗虫种群便死灰复燃。

肯尼亚“气候预测与应用中心”专家指出,新的蝗虫种群包括许多“年轻蝗虫”,它们的吞噬能力远强于上一批蝗虫。

肯尼亚卫生部长曾介绍称,上一轮蝗灾,肯尼亚境内最大的蝗虫种群面积达2400平方公里,每平方公里平均有1.5亿只蝗虫,每只蝗虫每天可吞噬相当于自己体重(2克)的粮食,这意味着每天有40万吨粮食被蝗虫吞噬。

而本轮可能变本加厉。FAO表示,此次蝗灾,每天被蝗虫吃掉的粮食,可以养活3.5万人——而该地区已有逾2000万人口受困粮荒。

▲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东非各国陷窘境

东部非洲地区原本就是天灾人祸最为密集的地区。

当地索马里、乌干达等国内战和恐怖主义活动仍未平息,其他的部分国家内部或政局不稳,或行政治理欠佳,或与邻国矛盾重重,且普遍存在国库空虚、民力贫困等问题。

正如乌干达农业部长多德斯所言,只有飞机撒播农药,才能有效应对规模骇人的东非蝗灾,而这一地区绝大多数国家自身难以承担这样的使命,“乌干达连拟定的400万美元额外灭蝗预算都筹措不到”。

情况较好的埃塞俄比亚,农业部表示“力争”投入6架直升机灭蝗,但部署到位要等到8月——而该国粮食作物的收获季在7月。该国卫生部发言人表示,“越来越多蝗虫种群出现在此前蝗灾未及的地区”。

至于索马里、厄立特里亚等条件最恶劣的国家,问题就更严重了。

上一轮蝗灾开始后,联合国已批准了总额达7600万美元的灭蝗特别款项,费兰德表示,截止目前,农药播撒面积已达24万公顷以上,但“效果不过尔尔”。

何以如此?

许多专家指出,除了久旱、反季节大雨和“先天不足”,新冠肺炎疫情的突袭,尤其各国为应对疫情而纷纷采取“限流”措施,令在灭蝗方面时时处处仰赖“外援”的东非各国陷入“水火既济、左右夹攻”的窘境。

3月30日费兰德就曾对EARTHER抱怨,因各国纷纷切断航线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FAO预定、原本用于肯尼亚灭蝗的飞机用农药喷洒装置和农药“延迟了10天尚未运抵”。

乌干达农业部也表示,他们从日本订购的农药“因为各国防疫措施的干扰,至今也没运抵乌干达”。

专家们指出,目前新兴的蝗虫种群尚有控制的可能性,因为“它们离下一个产卵期还有4周”,如果“外援”能及时补充到位,控制的希望尚存。

那“外援”能及时到位么?

外援能及时到位么?

联合国和FAO日前呼吁,将应对蝗灾的专款总额,从目前的7600万美元提高至1.532亿美元,截至目前已募集了1.111亿美元。

缺乏专业灭蝗人员,是东部非洲灭蝗的掣肘之一。FAO在报告中称,已培训了740名“地面灭蝗人员”,用于在飞机灭蝗不到位地区应急。

问题在于,这一切都难以应对当前严峻而特殊的形势。

许多一线灭蝗工作者指出,如今最大的缺口“既不是飞机,也不是地面农药喷雾器,更不是人手,而是农药”,不论“空中杀灭”还是“地面杀灭”,“全自动”还是“全手动”,没有农药是万万不行的。

而至今毫无松动迹象的全球防疫“限流”格局,偏偏把东部非洲蝗灾地区最急需、又最仰赖“外援”的农药渠道给切断了。

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的农业专家忧心忡忡地指出,这些国家的农业地区,3月-4月是玉米、豆类、高粱、大麦、小米和埃塞俄比亚台麸等主要农作物的播种季。

接下来是雨季,雨季过后则是收获季节,而此轮蝗灾的蝗虫种群恰在播种季和雨季大规模繁殖。这意味着,处于萌芽期的农作物会受到最大威胁,一旦控制不力,雨季一过,灾区可能颗粒无收。

目前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南苏丹已成为新一轮蝗灾的重灾区,吉布提、厄立特里亚,甚至遥远的坦桑尼亚和刚果(金)东部也已发现蝗虫种群,在肯尼亚-乌干达边界,一些绝望的农民敲响铁锅,吹口哨或向弥天而来的蝗虫群扔石块,但这样的“灭蝗手段”,效果显然不会好。

上一轮蝗灾已扩散至西亚、中亚和南亚。可以想见,如果控制不力或贻误战机,本轮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蝗灾,会对非洲以外构成何等威胁。

如今,全球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新冠肺炎疫情上,但切勿忘记,人类的威胁不止一种。

□ 陶短房(专栏作家)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