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坚持不交付F-35型战机 土"正洽谈"买俄最先进战机

2019-09-01 04:01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土“正洽谈”买俄最先进战机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8月30日披露,土耳其正与俄罗斯洽谈购买俄罗斯新一代战机苏-57。

“洽谈正在进行且将继续,”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援引埃尔多安的话报道,“我方相关部门代表在参加莫斯科国际航空航天展览会后留下。我方在洽谈中已经就贷款和合作生产提出条件。”

埃尔多安说,如果美国坚持不向土方交付F-35型战机,土方将另寻他路。

土耳其和美国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但两国一段时期以来关系紧张。由于土方坚持购买俄制S-400型防空导弹系统,美方决定明年3月底以前把这一盟友彻底“踢出”F-35项目。

埃尔多安8月27日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一起出席莫斯科航展,参观苏-57。

普京出席航展后说,双方讨论了国防工业保持合作的可能性,包括就苏-57和苏-35战机合作;土方不仅有意购买俄方武器装备,且有意合作生产。

俄联邦军事技术合作局局长德米特里·舒加耶夫8月28日说,埃尔多安参观航展期间对购买苏-57、苏-35或米格-35表达了兴趣;另外,俄方愿意帮助土方研发第五代战机。

苏-57是俄罗斯研制的第五代战机;苏-35和米格-35是第四代。苏-57是单座、双发动机多用途战机,有隐形能力,装备先进航空电子设备,配备精确打击武器,可执行制空和对地打击任务。

苏-57在2010年首次飞行。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俄军定于今年开始接收量产型苏-57。

路透社报道,就购买俄制战机,土耳其外交部长梅夫吕特·恰武什奥卢8月30日在挪威首都奥斯陆说:“我们从来没有说要从俄罗斯买。我们仍然是F-35项目一员,仍然坚持参加这个项目。如果我们买不到F-35,再另作打算。”

土耳其国防部8月27日宣布,已经开始接收第二批俄制S-400防空导弹系统。

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8月28日要求土方必须在F-35和S-400作出“单选”,即使把S-400放在库房中而不部署,也不可能重返F-35项目。

“他们必须废止S-400项目,”埃斯珀在五角大楼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把它)彻底弄出那个国家。然后,我们可能考虑(允许土方重返)。”

惠晓霜(新华社专特稿)  

新华时评

美式“强卖强买”四处碰壁

从之前购买俄制S-400导弹防御系统,再到现在洽谈购买俄第五代战机苏-57,作为北约成员国和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盟友,土耳其同俄罗斯的军购合作日趋紧密,美国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这其实不难理解,土耳其扼守重要地缘位置,美在其境内还设有军事基地,土方采购俄制导弹防御系统和土俄关系走近,直接威胁到美国的中东战略利益。更何况,军售蛋糕还被老对手分走了一大块,美国人自然无法接受。

剧情发展至此,其背后既有土耳其自身战略考量,更离不开美国一味高压产生的逆反效果。土耳其基于价格性能优势选择S-400系统,美先是经济制裁,后又将土排挤出F-35战机项目,软硬兼施用尽手段,同时还强制搭售价格更高的“爱国者”防空系统,结果把盟友越推越远。

对于美式“强卖”,美国的另一个北约盟友意大利也颇有微词。美国一直试图通过施压要求北约成员国增加军费开支,其潜台词是扩大美制军备物资的进口。意大利直接指责美国这种行为是强盗行径,是在变相牟取暴利,并表示无奈之下可能会退出北约。

此外,美国高调插手欧洲“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威胁对参与项目建设的俄罗斯和欧洲公司实施制裁。这种以政治高压干涉商业合作行为的背后,正是美国企图排挤俄市场份额,以高价向欧洲兜售其液化天然气的“强卖”逻辑。对此,俄外长拉夫罗夫认为,美国已无力在国际经济领域展开诚实竞争,经常诉诸单方面制裁等手段搞恶性竞争,受害者也包括其亲近的盟友。

除了“强卖”,美国在“强买”上也毫不掩饰自己的任性。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扬言要购买格陵兰岛,结果遭到丹麦方面的严词拒绝。尽管双方最终在重开岛上领馆问题上各退一步,但“强买”别国主权领土的夸张想法也给世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刷新了世人对美式霸权思维的认知。

交易基于自愿原则,自愿的心理基础来自平等互利,这是现代经济社会最基本的认知。美式“强卖强买”之所以四处碰壁,正是背离了这一认知。在一个力量更加多极且利益相互交织的世界里,一国推动其利益的实现也要充分考虑他国的安全关切和利益诉求,一味基于力量逻辑的施压与“单赢思维”只会招人反感,哪怕彼此是关系密切的盟友。

交易的艺术在于协商,真正好的交易结果应该是共赢。只顾自己利益,无视他人诉求,动辄挥舞制裁大棒,只会过度透支国家信誉,落得个到哪儿都不招人待见的下场。时代在进步,世界在改变,美国也该换一种思维与其他国家打交道了。

新华社记者 叶书宏  

(据新华社北京8月31日电)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