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命令美企撤离中国,不靠谱

2019-08-28 00:43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特朗普命令美企撤离中国,不靠谱

特朗普只是在推特上说了此事,而没有正经八百地走国会程序,已经说明他心里也没谱。

分歧重重的G7峰会在法国落幕。在诸多议题上,G7俨然已经形成G6和G1两个阵营。六国在一头,美国在另一头。人们形容说,如同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

比如特朗普这几天就因为自己的言行正遭遇群嘲。8月21日在白宫外,特朗普当着记者的面说“我是天选之人,所以我挑战中国”;8月23日,特朗普在一篇推文中表示“特此命令美国企业寻求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替代方案”。

而要强行割裂美中贸易联系,特朗普勉强找到一个冷门法律依据——1977年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EEPA)。事实上,特朗普也就是靠这个为自己背书的。

在抵达法国的时候,特朗普再次发表推文说,“那些根本不懂与总统权力有关的法律、中国等事情的假新闻记者,应该看看1977年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就这样!”这里面有两个层面的问题。其一,总统是否有命令美国企业中止生意的权限问题;其二,权限的适用有没有问题?

按照《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如果美国面临“外部的巨大威胁”,总统有权力在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后监管国际商务。适用对象,是恐怖分子、贩毒分子,以及曾被美国定义为“流氓政权”的伊朗、叙利亚等国。

但什么情况下叫美国面临“外部的巨大威胁”?没有答案。更大的法理疑问在于总统权限问题。特朗普已经显示出不尊重行政体制的特点,假如再为其总统权力开了口子,更说不过去。

《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听上去陌生,但是美国并非没有用过。而最早启用这一法案的是美国前总统卡特,对象是伊朗,却反而刺激伊朗加快了国防自主步伐,直至实施核研发。

最新一次美国威胁动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就是在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威胁,如果墨西哥不改善美墨边境非法移民过境问题,美国就依靠此法增加关税。但美墨边境线上至今一切照旧。

而且《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是个“杀人一千自己损失一千二”式的做法。关税使美国进口商承压,而《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使进出口商都不好过。所以,美国商会、美国消费者组织纷纷站出来表示反对。

这样一来,针对中国的《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还没启用,就形成了一个隐形的僵局。特朗普要想打破僵局,要么就是让国会撤销国家紧急状态,要么就是冒着巨大的风险强行启动。

从目前美国的政治环境看,国会两党的政治光谱都在极化,取消国家紧急状态,让特朗普自己找到台阶基本不可能。而强行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然后由美国政府接管美中贸易同样不大可能。因为这将得罪一大批本来可能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和企业。

就算没有这样的尴尬,让美国企业停止中国生意也是不可能的事。中美经济的融合程度,不是1977年时的美国和伊朗可以相比的;中国经济的韧劲,也不是2019年的墨西哥可以相比的。

实际上,特朗普只是在推特上说了此事,而没有正式走国会程序,这已经说明他自己心里也没谱。

怎么从虎背上下来?或许特朗普可以这么说:“我就是玩了把幽默,说了个笑话。”

□徐秦(媒体人)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