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期
2019-04-26

西方国家为何频频上演“政治素人”当总统?

近日乌克兰大选结果揭晓,著名喜剧演员泽连斯基以大幅度领先的票数击败现任总统波罗申科当选为乌克兰总统。事实上,近几年,西方政坛频频出现“政治素人”执掌政坛的局面。人们不禁要问,出现这种现象的背后到底有何根源?西方的选举政治是否进入了一个新的“政治素人时代”?

“政治素人”频频执掌政坛

当地时间4月23日,乌克兰中央选举委员会在其官网正式宣布,著名演员弗拉基米尔·泽连斯基以大幅度领先的票数当选为乌克兰总统。值得注意的是,泽连斯基此前只是一名喜剧演员,没有任何从政经验,只在电视荧幕上,扮演过“总统”的角色。泽连斯基也坦陈,自己是“政治新人”。

无独有偶,一个月前的3月30日,在斯洛伐克总统大选中,同样是毫无从政经验的女律师苏珊娜·恰普托娃以58.40%的得票率,击败现任欧盟委员会副主席马罗什·谢夫乔维奇当选斯洛伐克总统,成为该国历史上首位女总统。

事实上,近几年,西方政坛频频出现“政治素人”执掌政坛的局面。2018年5月,54岁的朱佩塞·孔特出任意大利总理,在此之前,他从未担任过议员,也没有出任过任何政府职务,仅仅是佛罗伦萨大学的一名私法学教授。再往前回溯,2017年10月,年仅31岁的奥地利人民党候选人塞巴斯蒂安·库尔茨当选为议会总理,成为西方议会民主制度史上最年轻的领导人。

而最近几年西方政坛最有名的两位“政治素人”——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现任法国总统马克龙。2016年11月,并无从政经历的特朗普在大选中战胜了政坛宿将希拉里而当选为美国总统,跌破众多政治观察家的眼镜。而马克龙在2017年当选法国总统之前,是一名投资银行家,唯一的从政经历是在前总统奥朗德政府担任经济部长。

这种严重缺乏从政经验的“政治素人”突然相继跻身政坛中央的反传统现象,给西方传统的精英政治带来相当大的冲击。人们不由得问道,为什么一个“政治新人”,会在大选中有着这样高的支持率?西方的选举政治是否进入了一个新的“政治素人时代”?

12

4月21日,选民聚集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市中心一处投票站门口。乌克兰第七届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于当地时间21日早上8时(北京时间13时)开始,将在第一轮选举中得票率排名前两位的乌著名喜剧演员泽连斯基和现总统波罗申科中决出最终胜者。新华社记者 陈俊锋 摄

为何出现“素人执政”现象?

纵观西方各国,政坛外的“政治素人”通过大众选举执掌政权在西方国家的出现确实并非偶然,而且正成为西方国家的一种趋势。但这背后有着深刻的社会根源,反映出当前西方建制派和西方民主所面临的种种困境。

分析指出,相较于日益丧失民心的传统政治人物,“政治素人”容易赢得民众青睐。过去几年,欧洲国家遭遇了金融危机、欧债危机、难民危机的多次冲击,导致普通民众面临生活水平下降、日常生活安全受到影响甚至威胁等问题。西方代表统治精英利益的政党不但没有抹平收入差距,反而进一步加剧了贫富差距。面对社会两极分化的撕裂现象,传统政治人物却显得难以适应,不知如何应对。在这种情况下,传统政治圈外的黑马在政坛迅速崛起成为一种新的政治现象。

不仅如此,西方国家保守主义回潮和民粹主义兴起,也正成为“政治素人”们上位的助力。精英与大众的分离与对立日趋催生出各种左或右的民粹主义。崇草根、贬精英、求变、求新成为社会大众的主要诉求。在奥地利、德国、法国、意大利等国,民粹主义和极右翼政党势力迅速扩张,许多政党都是这些年才组建的党团,但是却凭借其民粹主义、排外主义和民族主义党纲,在“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下赢得了大量对现实不满的选票,通过议会政治的合法渠道进入国家主流政治生活。

此外,互联网时代的社交媒体也赋予“政治素人”们更多竞选能量。进入互联网时代的选举政治,其逻辑已经与传统选举政治不尽相同。新媒体使得这些政坛新面孔可以不依赖传统媒体迅速走红,候选人在年龄、相貌、时尚等因素上的优势可以通过互联网产生很大的社会吸引力和政治动员力。可以预期,这种圈外的“政治素人”当政的现象还可能会在更多的西方国家出现。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政治素人”们也普遍面临竞选容易执政难的困境。许多“政治素人”在竞选期间,为了迎合和讨好不同选民群体,常常做出许多竞选承诺,而由于自身缺乏执政经验,往往提不出一个详细的、具有可操作性的政纲,这导致他们在上任之后,面对纷繁复杂的执政大局容易顾此失彼,竞选时高企的民意支持率也可能瞬间跌倒谷底。

责任编辑:胡永(QN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