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大火 尖塔倒塌 主体结构保住

2019-04-17 05:54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巴黎圣母院大火 尖塔倒塌 主体结构保住

当地时间15日傍晚18时许,位于巴黎市中心、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巴黎圣母院发生大火,熊熊烈火之中,巴黎圣母院尖塔轰然倒塌,但“保住了主体结构”,举世闻名的两座钟楼得以保住。

法国消防部门16日宣布,当天上午10时,大火已经“全部扑灭”,一名消防人员和两名警察在灭火过程中受伤,后续进入起火原因调查和建筑结构安全评估阶段。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奥德蕾·阿祖莱16日说,这家政府间国际机构准备组建一个紧急专家工作组,评估巴黎圣母院的损失状况。

巴黎圣母院是法国最具代表性的文物古迹和世界遗产之一,堪称法国文化地标。这场大火在令法国心痛不已的同时,也为全世界敲响了文物保护的警钟。

结束灭火 主体保存

巴黎圣母院发言人说,大火最初于当地时间15日18时50分(北京时间16日0时50分)左右被发现。新华社记者在前往巴黎圣母院的路上看到,大量消防车、警车赶往火灾现场,空中有救援直升机盘旋。火势很大,数公里外就能看到滚滚浓烟。

据法国媒体报道,大火从巴黎圣母院的楼顶开始燃烧,火势很快蔓延,熊熊火焰从教堂两座钟楼间窜出,很快吞噬一座尖塔,尖塔随后轰然倒塌。紧接着,整个屋顶塌陷。

巴黎消防部门负责人让-克劳德·加莱15日23时许告诉媒体记者,“我们保住了巴黎圣母院的主体结构”。后续主要任务是给建筑物内部降温,预计全过程至少持续数小时。

16日3时许,明火大致扑灭。16日上午10时,法国消防部门宣布,巴黎圣母院大火已经“全部扑灭”,一名消防人员和两名警察在灭火过程中受伤。“整场火灾已经结束。现在我们进入调查阶段。”巴黎消防部门发言人加布里埃尔·普吕说,火势在木质屋顶蔓延“非常快”,消防人员一直力图保住巴黎圣母院的两座钟楼。

消防部门还说,巴黎圣母院的屋顶和尖塔被烧毁,但主体建筑得以保存,圣母院中的主要文物“耶稣荆棘冠”和“圣路易祭服”等也没有受损。目前进入调查和损失评估阶段。

排除纵火 50人调查

法新社报道,调查人员把这起火灾视作“自主起火”而非“纵火”处理,已经彻夜走访目击者,以搜集线索。消防队员先前推断起火可能关联维修施工,最先起火的屋顶区域处于脚手架下方。

巴黎检察官雷米·海茨16日说,大约50名调查人员将投入火灾原因调查。

据多家法国媒体报道,圣母院顶楼的电线短路可能是引发火灾的原因。

马克龙誓言要重建巴黎圣母院,表示将发起筹款行动,呼吁海内外捐助。“我们将重新建造它。这无疑将是法国命运的一部分,是今后数年的重点项目。”

斯特拉斯堡大教堂基金会主任埃里克·菲舍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巴黎圣母院重建工程预计需要“数十年”。

灾后文物盘点  

巴黎市长伊达尔戈介绍,由于维修施工,巴黎圣母院内部分艺术品早就被转移,多座铜像被移走,得以逃过大火。那么此次巴黎圣母院大火,有哪些文物幸存?有哪些惨遭焚毁?还有哪些“生死未卜”?

损毁文物

1、尖塔倒塌

大火中,最惊人的场景莫过于教堂尖塔在火中的轰然倒塌。这座高达90米的哥特式尖塔是巴黎圣母院的标志性组成部分。巴黎市长伊达尔戈表示:“尖塔所在的屋顶被烧出大洞,其碎片遍布教堂内部。”

和巴黎圣母院石制的主体建筑部分不同,这座尖塔是木质的,这也是它这么快就毁于大火的重要原因。教堂原始的尖塔由于是木质构造,经过几百年的风吹雨打早已腐朽不堪,于1786年被取下。现有的尖塔,其实是到了19世纪才在一次修复中建成。1864年,主持当时修复工作的法国建筑师欧仁·维奥莱-勒-杜克决定,用橡木镀铅来重建尖塔。

因为尖塔的工程难度过高,在众多哥特式教堂中,能将尖塔完成,而且在之后也没有被毁的教堂数量极少。

2、号称“森林”的木质屋架

巴黎圣母院除了尖塔被烧毁外,下面的木制框架也在火灾中熊熊燃烧。据法媒报道,长逾百米的木质屋架被大火吞噬。巴黎圣母院的木质支架结构又有“森林”之称,原因就是其建造时大量地使用木梁搭建屋架,每根木梁都耗费一整棵大树原木。

3、尖塔之上的风向标与三件圣人遗物

被烧毁的巴黎圣母院尖塔之上,还有一个公鸡形状的风向标,上面安装着三件文物,它们分别是荆棘冠上的一个碎片,一件圣丹尼斯的遗物,以及一件圣吉纳维芙的遗物。

幸存文物

1、古老的玫瑰花窗

大教堂发言人确认,已有数百年历史的玫瑰窗没有被大火摧毁,但一些知名度稍低的19世纪玻璃窗不幸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

据悉,巴黎圣母院内有位于西、南、北三大面象征“天堂之花”的彩绘玻璃花窗——“玫瑰花窗”,它们历史十分悠久,部分可追溯至13世纪。其中,教堂西面的花窗在19世纪时被全部重新镶嵌,北侧和南侧的两个花窗面积最大,直径达到13米。

2、三部管风琴

教堂中的另一个著名景点——教堂管风琴也在火灾中幸存。教堂发言人称,管风琴只是因高压水枪而受到轻微损伤,完全没有因大火而遭到实质性破坏。 巴黎圣母院内有三部管风琴,其中一部最大的管风琴拥有5个手键盘、109个音栓和近8000支音管。从15世纪开始,教堂内管风琴不断扩大和丰富,直到17世纪才达到现在的规模。由于管风琴的音管是由锡和铅合金制成的,很难承受热量和湿度的剧烈变化。

3、主入口大门

据法媒报道,巴黎圣母院西面(主入口)的大门在大火中幸存下来,主入口从左至右分别为“圣母之门”“审判之门”和“圣安娜门”。大门上雕刻着基督教经典之作《圣经》中的故事,栩栩如生。

4、圣母院主体结构

建于13世纪、圣母院最为大众所熟悉的两座钟楼“安全”,因其石制的拱顶结构而得以在大火中保存。

5、16尊铜像

事发时,巴黎圣母院正经历一次维修。在火灾发生的前几天(11日),原来位于巴黎圣母院被烧毁的教堂顶上的12座十二使徒铜像和4座福音传教士铜像由于需要修复,刚巧被移走,幸运地逃过了火灾。和尖塔一样,这些塑像也建于十九世纪。

6、三件基督教圣物和路易九世的一件长袍

法国内政部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除教堂墙体得以保全外,还有至少30%的艺术品都得到了抢救性保护,其中包括重量级文物——耶稣受难荆棘冠和圣路易的长袍。

圣母院内保存的众多艺术品,大多数被抢救了出来或免于被焚毁。其中最重要的,当属三件基督教圣物,它们分别是耶稣受难当天罗马士兵戴在他头上的荆棘冠、十字架和钉入耶稣身体的钉子。1239年,这些圣物在当时的法国国王路易九世的迎接下来到法国,入藏圣母院。每个月第一个星期五的下午三点,这些圣物才会在圣母院东北角的圣器室中展出。

7、祭坛

法国《世界报》记者在推特上发布了数张教堂内部的照片,画面显示教堂内祭坛和十字架完好无损,但穹顶已洞口大开。

未知文物

大型油画

从1630年到1707年,巴黎的金匠行会在每年的5月1日都会为巴黎圣母院献上一幅油画。在这76幅大型油画中,有13幅放在巴黎圣母院内展示。法国巴黎圣母院主教帕特里克·肖维在电视直播中说,“我们成功地挽救了几幅画作,但是大型油画如您所知,难以取下。”

专家释疑  

为什么大火难扑灭?

巴黎圣母院的大火烧了大约15个小时,顶部三分之二被焚毁。专家表示,巴黎圣母院因数百年历史的木质屋顶横梁、石质外观和高耸的哥特式建筑,使得15日突发的大火特别难以扑灭。

专家表示,最大的问题来自于建筑内部木质天花板梁所形成的高耸框架。

“一旦木梁开始燃烧,石墙外部会不断升温,这使得建筑物外的消防员更难到达着火源。”美国圣路易斯消防局的前消防队员格雷格法夫尔说。

巴黎圣母院高耸的哥特式建筑也为此次灭火带来了挑战。不少法国名胜古迹为石质结构建筑,巴黎圣母院则不同,它拥有巴黎市最古老之一的木质屋架,且规模宏大,长度超过100米、宽度达13米,因此塔楼起火后迅速蔓延至屋架。而高耸的塔身为火焰燃烧提供了更多的氧气,使得现场情况更加复杂。

纽约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的消防科学副教授格伦科贝特说:“火焰在高空中不断燃烧,消防员无法迅速达到着火点。”

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电台记者采访报道,一名有着30年经验的志愿消防员比尔·雷科普夫表示,包括这一次在巴黎圣母院,教堂里突发的火灾,无论教堂的规模大小,通常都“非常难以扑灭”。

“当时屋顶上的火势很高”,雷科普夫向记者透露,“而且大教堂坐落在塞纳河中间的一个岛上,这可能使消防员难以将他们的灭火设备安置到位”。

雷科普夫表示,大型雕像和巨大的宗教文物几乎很难被救出。消防员必须注意石墙的结构(是否发生变化),因为这些石墙可能因高温而倒塌。“今天,为拯救(巴黎圣母院里的)文物,消防队员们已经尽全力了”。

此外,近年来巴黎圣母院一直被相关部门评估为“状况堪忧”。上一次大规模维修还是在1990年代,本次维修从2018年4月开始。

重建  

法国各界认捐数亿欧元

据新华社电 法国企业家、地方政府和一些国际组织和团体16日宣布将捐款或协助筹款,帮助重建遭大火重创的巴黎圣母院。

法国亿万富翁、路易威登集团总裁贝尔纳·阿尔诺说,他的家庭和路易威登集团将为重建工程捐款2亿欧元(约合15.2亿元人民币)。

法新社报道,这一声明紧随路易威登“老对手”开云集团的认捐声明。开云集团总裁弗朗索瓦·亨利·皮诺当天早些时候宣布,为“完整重建巴黎圣母院”捐款1亿欧元(7.6亿元人民币)。

沙卢瓦集团总裁西尔万·沙卢瓦告诉法国新闻广播电台,这家木材企业作好准备提供栎树木材,用于制作支撑教堂顶部的木质格架。沙卢瓦说:“重建肯定要耗费数年,甚至数十年,需要数以千计立方米的木材。我们必须找到最好的木材,树干十分粗的那种。”

巴黎大区主席瓦莱丽·佩克雷斯说,大区政府将提供1000万欧元(7577.7万元人民币)。巴黎市长伊达尔戈呼吁发起国际筹款。

设在美国纽约市的非营利团体法国遗产基金会同样发起筹款,以帮助重建“法国的历史和文化标志”。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承诺,为重建巴黎圣母院,这一位于巴黎的联合国机构将与法国“站在一起”。

欧洲议会议长安东尼奥·塔亚尼说,这一欧洲联盟机构当天召开全体会议时将在会场外设捐款箱。

快评  

今天,我们和雨果

一样心怀期待

心痛!美丽的巴黎圣母院被熊熊大火吞噬。作为崇尚文化、热爱艺术的民族,中国人民表达着对人类艺术瑰宝之殇的无限痛惜。

通过文学艺术、邮件照片、通信家书,巴黎圣母院早已走进无数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影响一代又一代人。1923年,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了维克多·雨果同名小说的中译本《活冤孽》。几年后《孽海花》作者曾朴又推出译作《钟楼怪人》。1949年前后,陈敬容译本《巴黎圣母院》出版,这个名字被沿用下来。文学史就是一部心灵史。爱憎分明的中国人,喜爱这部作品。

爱文化、爱艺术,追求正义、崇尚善良,是人类共通的情感。1956年第一部同名电影问世以后,巴黎圣母院通过银幕,更加具体真实地矗立在我们面前。这座美丽的哥特式建筑,成为吉卜赛女郎艾丝美拉达美的象征、敲钟人卡西莫多善的象征。

有文化、爱和平的中国人,对人类艺术明珠巴黎圣母院充满历史感情。中国人记得,在自己祖国饱受侵略凌辱,圆明园陷入熊熊大火之时,《巴黎圣母院》的作者雨果拍案而起,于1861年11月25日撰文,以出离愤怒的语言,强烈谴责帝国主义强盗的残酷暴虐,为中国民众、中国文化也是世界文明打抱不平。

100年前,留法勤工俭学的中国有志青年,住在昏暗潮湿、拥挤不堪的地下室,却没有忘记去参观巴黎圣母院。新中国成立后,法国成为第一个同新中国建交的西方大国,巴黎圣母院形象离中国人更近了。特别是改革开放后,随着经济发展,中国逐步成为世界第一大出境客源国,目前自费赴法旅游的中国人每年高达200多万人次——巴黎圣母院蕴含了中国人的文化情结,这也是面对不幸我们为之心痛的原因。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之凋萎,情何以堪。特别是当真善美在曾经与现实中融为一体时,情感之深尤其如此。今天,我们的思绪穿越时空,同维克多·雨果在一起,叹惋一座历史建筑的损毁,更期待烈焰之后的美好重生。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