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巴黎圣母院重建至少需10年

2019-04-17 04:30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专家:巴黎圣母院重建至少需10年

据彭博社报道,在当地时间周一,巴黎圣母院发生火灾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将于周二发起国家筹款活动,为重修巴黎圣母院筹集资金。

马克龙承诺,将重建巴黎圣母院的损毁部分,并表示他正在寻求国际帮助。“正如巴黎人民所愿,我们将重建巴黎圣母院,”马克龙说,“这是我们的历史所需要的,巴黎圣母院象征着我们的历史命脉。”

据外媒报道,包括法国路易威登集团CEO伯纳德·阿尔诺、法甲俱乐部雷恩的老板弗朗索瓦·亨利·皮诺在内的一些法国企业家宣布将捐款,帮助重建遭大火重创的巴黎圣母院。

释疑1圣母院如何修复?

“看到巴黎圣母院大火的新闻,马上想到,如果火灾前用三维激光扫描采集建筑几何信息,将有助于修复。”新加坡国立大学建设系助理教授王骞的主要研究领域就是三维激光扫描技术在土木工程的应用,“值得庆幸的是,2015年,艺术历史学家安德鲁·塔隆对巴黎圣母院进行了激光扫描,获取了其三维模型。”

王骞介绍,三维激光扫描测距,是利用激光在物体表面反射原理,以机器发出激光和接收激光的时间差计算距离,机器可以不断旋转,向不同方向发射激光束,现在的技术水平可以达到每秒钟发射几十万束,获取几十万个数据点。

王骞称,在获得数据点后,就可以以三维模型去复原受损古建筑。这种技术已经很成熟,国内故宫、兵马俑都已使用,对于古建筑保护领域来说,是一个可行性较高的保护措施。

上海交通大学建筑遗产保护国际研究中心主任曹永康表示,对于建筑遗产来说,三维激光扫描技术的成本还是可以接受的,好点的设备100多万元,在国内没有非常普遍地使用。另外,使用三维激光扫描技术产生的数据量比较大,后期处理很花时间,对电脑的要求也比较高。

释疑2修复有哪些难点?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建筑系副系主任、历史建筑保护工程专业负责人张鹏表示,现在很多人在说巴黎圣母院主体保住了,这还有待进一步检测和勘查。

张鹏称,哥特式建筑的结构特点一方面是高耸,另一方面是整体的力的微妙平衡。现在修复的难点就是在哥特风格的石质建筑部分,虽然看上去石头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害,但是过火后,石材的强度有没有衰减,有没有出现裂缝,结构构件之间力的平衡是不是还能很好地保持,这个很难说。而且对这种复杂的历史结构,还没有成熟的结构模型可以进行模拟。怎么评估遭遇火灾的结构体系的安全性,会是个难题。所以,可能还得经过相当长时间的诊断才能有结论。

相对而言,木屋结构部分的恢复不是最复杂的部分,相关的研究部门对这一块一直有详细的数据记录。

至于尖顶部分,除了技术方面的问题,还会涉及修复理念的争议——是尊重其建筑价值,恢复原貌,还是从遗产真实性角度,采取一种当代的、可识别的方式进行恢复?这两种理念都有道理,所以可能会存在争议。

此外,张鹏表示,建筑遗产保护是一个跨学科的综合性工作,涉及文化艺术、建筑、材料、城乡规划、社会学等学科,同时还要用到各种各样的技术手段,整合这些不同领域的知识是非常难的。

释疑3修复需要多少钱?

相关人士称,修复重建巴黎圣母院预计需要1.5亿欧元(约合11.4亿元人民币)。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发起国家筹款活动,为重修巴黎圣母院筹集资金。法国两大亿万富翁响应总统号召,分别承诺捐款。

据CNN报道,法国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Kering)董事长兼CEO弗朗索瓦·亨利·皮诺表示,将捐款1亿欧元用于巴黎圣母院的重建工作。法国路易威登奢侈品集团CEO伯纳德·阿尔诺表示,他的家人和公司将捐出2亿欧元,以帮助重建。此外,法国道达尔石油及天然气公司也表示,将为巴黎圣母院的重建工作捐款1亿欧元。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声称,她正在策划一个“主要国际捐款人会议”来为重建巴黎圣母院筹集资金。她还说,将调动她在2015年为巴黎设立的一项基金,并指出巴黎市原就有8000万欧元用于修复教堂的预算。

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也通过推特呼吁欧盟28国共同参与巴黎圣母院重建。

法国传统基金的网站上出现了“拯救巴黎圣母院”相应栏目,开始为巴黎圣母院大教堂的修复筹集资金,呼吁其客户捐款。网站注明:“所有捐款将全部用于巴黎圣母院大教堂。”

释疑4完成重建要多久?

法国总统马克龙承诺,将重建巴黎圣母院。巴黎圣母院发言人表示,修复巴黎圣母院需数年时间。然而,来自俄罗斯和美国的专家认为重建工作并不乐观。

据俄罗斯通讯社报道,俄罗斯东正教会首席古迹保护负责人列昂尼德·加里宁认为,从火灾的规模来看,损失十分巨大,不仅要恢复大教堂的外部环境,还要检查结构要素,“这是一项细致复杂的工作,首先是在评估方面,然后是恢复方面。考虑到这是在法国发生的,一切都将一丝不苟地完成,我认为大教堂将在10-12年内修复,不会再少。”

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历史学家默里对美媒表示,重建巴黎圣母院无疑是一个浩大的工程,能修复到什么程度取决于具体烧毁了多少面积。虽然建筑师拥有巴黎圣母院非常详尽的设计资料和数据,可以进行精准的修复和重建,但是从建筑工艺上来说,不可能使用800年前的技艺修建。比如过去的砖块都是石匠手工打造的,如今则是机器化生产。此次被焚毁的中世纪屋顶木材的年龄有400多岁,现在不太可能找到类似的木材用于重建。

默里说,巴黎圣母院重建之后,再也无法像从前一样。不过他指出,法国的历史文物修复产业非常庞大,有许多公司具备能力来修复。

延展

古建防火勤查勤维护

巴黎圣母院始建于1163年,耗时180余年才最终建成。每年有近1300万游客前去参观游览。巴黎圣母院的损毁是全人类文明的重大损失。

国外古建消防设施老旧致救援不利

据不完全统计,从1992年温莎城堡火灾到2019年巴黎圣母院火灾,近30年内,10座人类重要的文化遗产出现损毁,除战争、地震等原因外,有6次都是由火灾导致。

2018年9月2日,巴西国家博物馆发生大火,造成馆内2000多万件文物被烧毁,占总馆藏的90%。直到今年4月,火灾原因才被查明,是位于博物馆一层会议室内的一台空调在安装过程中没有遵守厂商要求,导致空调超负荷运转后开关未能自动切断,引发火灾。

纽约约翰杰伊学院一位消防科学副教授认为,明火、焊工产生的火花以及其他脚手架上的易燃材料带来的危险都是古文物建筑潜在的隐患。

梳理6次火灾,记者发现,古文物建筑年代久远,消防设施老旧,部分甚至失灵;建筑形体十分高大,灭火时消防水枪的射流难以直达火点;周边建筑密集、道路狭窄等是造成救援不利的主要原因。

巴西消防部门发言人曾表示,在巴西国家博物馆大火中,由于最接近博物馆的两个消防栓发生故障,消防员需从附近湖泊取水,阻碍了救援。2008年韩国首尔崇礼门大火,火灾报警系统和洒水器等基本火灾装置根本没有配备。2016年印度新德里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发生火灾,虽然该建筑建成仅有几十年,但参与救援的消防队长表示,博物馆内火灾安保机制“没起作用”。2018年英国格拉斯哥艺术学院发生大火时,其消防系统正在安装,消防喷淋系统所需的大型水泵在火灾前一天才刚刚抵达工地。

另一方面,博物馆自身结构和藏品特性等也是造成救援不利的原因。巴西国家博物馆建筑老旧,使用木材等易燃材料建成,加上馆内保存大量文件及档案等纸张,令火势迅速蔓延。巴黎圣母院的屋顶及尖顶为木质结构,高度很高,地面救援存在极大难度。

同时,为保证建筑的完整性,消防救援也会更加谨慎。2008年韩国崇礼门大火,由于消防人员担心古建筑在救火行动中受到进一步破坏,没有采取有效措施将城楼内的火苗彻底扑灭,导致火势突然扩大,烧毁了城楼。

我国今年将制定文物电气火灾防护标准

去年9月,国家应急管理部、文化和旅游部以及国家文物局三部门联合开展博物馆和文物建筑消防安全大检查,首轮督查发现的火灾隐患和问题中,电气故障占比近40%。今年1月,在国家文物局对部分省市文博单位文物安全的随机突查暗访中,电气火灾隐患仍然突出。

据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介绍,文物建筑里电气老化、私搭乱建、超负荷运转等现象严重。由此引发的事故率逐年上升,去年占比达到50%。

此外,我国古文物建筑大多采用木构架为主的结构方式,火灾荷载大,耐火等级低,防火间距小,如果发生火灾,破坏性将比国外砖石建筑更大,救援也将面临很大困难。故宫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木质结构的宫殿型建筑。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单霁翔就曾表示,“自紫禁城于1420年建成以来,火灾就是其面临的最大威胁。”

古建筑如何防火?宋新潮表示,今年,国家文物局将对去年大检查中的重点督办单位进行检查,确保整改到位,不留隐患;近期还将针对今年前几个月中发生的文物单位火灾进行通报。此外,国家文物局将于今年制定文物建筑电气火灾防护标准,开展火灾隐患专项整治,防止文物火灾事故发生。

除行政部门的监督检查外,文物建筑自身也应该拿出具体措施。以故宫为例,故宫自行搭建了高压供水管网保证消防管道内随时有水,打开随时能用;拥有自己的发电设备,故宫内共有94座地下消火栓,4866具灭火器具,55个灭火方案;实行网格化管理,将故宫划分为8个区域,有专人检查;故宫消防中队每天对故宫进行巡查,定期对故宫内的消防栓维护保养。

“人治”方面,为保护文物,馆内无法配备喷淋系统,关键时刻故宫工作人员变身消防员,及时处置火情。2013年,故宫开始实行全面“禁烟”。在古文物建筑防火方面,已经49年“零”火灾的故宫或许能给我们一些启示。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