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热点:欧元20岁 负重求进

2019-01-02 22:31 新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全球热点:欧元20岁 负重求进

新华社北京1月2日电 在世界各地欢庆2019年元旦时,作为“世界第二大货币”的欧元也低调度过第20个生日。

分析人士说,欧元曾被称为“早产儿”,“少年”时又遭遇金融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洗礼,如今进入“青年期”,对内仍需寻求“欧洲认同”,对外仍需继续挣扎着抗衡美元,成长之路并非坦途,却不容后退。

新闻事实

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在2018年12月31日发布的声明中说:“欧元已经成为团结、主权和稳定的象征。”

欧洲理事会主席唐纳德·图斯克说,欧元诞生“是欧洲历史上一个关键时刻”。

近期民调显示,欧元区四分之三受访者支持欧元。

面对美欧关系变局,欧洲政要近期接连表态和提议,希望推动欧盟谋求更大“战略自主”,包括借助欧元推进欧洲一体化。

2018年8月,法国总统马克龙发出信号,建设“一个主权欧洲”,维护自身利益。德国外交部长马斯同月提出,“要与美国建立一种新的、平衡的伙伴关系”,“当美国越过红线时,我们欧洲人必须形成一种制衡力量”,举措包括建设独立于美元的支付体系,以保障欧洲“金融主权”。

2018年9月,容克呼吁,应提升欧元的国际地位。

2018年12月,欧盟发布一项旨在提升欧元国际地位的行动倡议,并建议在国际能源合约和交易中更多使用欧元。

2018年12月,欧盟原则上同意建立一个欧元区统一预算,细节仍待商榷。

深度分析

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中国欧洲学会副会长丁纯说,过去20年,欧元经历了考验,尤其是扛住欧债危机而未垮掉,如今发展比较稳定,虽不能说与美元分庭抗礼,但丰富了各国央行外汇储备的选择。

分析人士说,欧元未来发展仍面临先天结构性缺陷、改革缓慢、欧元区内部“贫富分化”等制约因素。

第一,欧元仍是一个“没有国家”的货币,缺乏主权信用作为支撑,欧元区只有统一的货币政策,而财政政策制定权依然掌握在各成员国政府手里。

第二,欧债危机后,欧盟方面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成功避免欧元崩溃,但这种捆绑做法也暴露了“一损俱损”的副作用。危机缓解后,长远改革计划难以落实或推进缓慢。

第三,欧元区内部呈现两极分化。德国、荷兰等更发达的“北方”国家和意大利、希腊等“南方”国家在经济实力、产业结构等方面发展不均衡而产生不同诉求,前者倾向“紧缩”以求“稳定”,后者希望“宽松”以求“刺激”。加上难民危机、反全球化浪潮,一些国家出现“反欧元”的声音。

分析人士还指出,欧元的诞生本身既源自欧洲国家追求经济一体化的需求,也体现欧洲国家实现利益捆绑和深度融合的政治需要。欧洲政要接连表达对欧元的期待,恰恰反映出这一政治需要在跨大西洋关系现状之下更加凸显:欧洲想要借欧元抗衡美元霸主地位,从而在对美关系中赢得更大回旋空间。

即时评论

丁纯说,毋庸置疑,欧元是欧洲一体化最显眼的成就之一。欧元继续前进,内外阻碍不少;但往后退,代价太大。归根结底,“青年期”的欧元需要坚守大方向,从政府到民众继续凝聚“欧洲认同”,在“国家利益”和“欧洲共同利益”之间找到平衡点。

背景链接

依据《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中建立欧洲“经济和货币联盟”目标,欧元1999年1月1日诞生,当时11个欧洲国家承认欧元为官方货币。

欧元区如今扩展至19个成员国,覆盖3.4亿人口。

据英国《金融时报》日前报道,欧元在国际支付中所占份额大约36%,占所有央行外汇储备总额20%。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张伟 沈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