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将向何方:传统大党影响下降 民粹派日渐得势

2019-01-01 07:24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传统大党影响下降 民粹派日渐得势

当今世界面临百年不遇的乱局。2016年底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意外获胜,入主白宫,成为世界政治中第一只飞翔上天的“黑天鹅”。过去2年内,由28个国家组成的欧盟面临最为严重的挑战。它和美国剑拔弩张,和俄罗斯之间的棘手问题始终未能缓解,还有英国脱欧、民粹主义得势、难民移民问题难解、经济不振、失业问题日趋严重、债务问题无法解决……这种种问题日益困扰着欧盟各国,而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百年以来欧洲各国政治生态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近年来,欧盟各国大选中,往往大党受挫,中小政党兴起,民粹派日益深得民心。

欧洲大国左右倾大党轮流执政,几乎成为固定不变的政治格局。自从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和继之而来的南欧国家西班牙、葡萄牙、希腊和意大利等先后陷入了主权债务危机,在这些国家的大选中,传统大党支持率大跌,成为一股不可逆转的潮流。

2017年德国大选基民盟、基社盟(以下简称联盟党)获票30.9%,仅仅略高于1949年的30%的支持率,可以说跌到了最低点,而社民党在这次大选中获得的支持率仅为20.5%,创造了历史最低记录。继2017年德国大选后,两党的支持率继续下滑。据2018年11月底,德国电视一台的民意测验,联盟党支持率为24.5%,社民党更是下滑到13.5%。绿党上升为第二大党,支持率达到19%。

与此同时,欧洲其他大国在大选中多数大党受到严重挫折,2017年法国大选中传统上保守的戴高乐派和中左的社会党在首轮大选中纷纷落选。执政的社会党总统奥朗德事先以政绩不佳,宣布不参加大选。中右翼共和党的菲永在竞选初期取得较多的支持率,但最后被揭露有吃“空饷”的非法行为受挫。标榜为非左非右、建立新党的马克龙在第一轮选举中胜出,在第二轮选举中挫败极右翼候选人勒庞,当选为法国总統。

意大利政局变动和德法两国有很大的不同。战后较长时间,意大利基督教民主党和社会党两大中左中右政党轮流执政,政局不稳,选举不断,但实际上,始终是中左中右大党组成政府执政,而近年来,这一现象逐渐趋于弱化。

2018年3月意大利大选落下帷幕,民粹派的“五星运动党”以接近三分之一的支持率成为最大的政党。这个小党最终和疑欧派的“北方联盟党”联合组阁。这在欧洲大国中首开了小党和民粹派执政的先例。“五星运动党”是以关心国计民生而吸引民众支持,而“北方联盟党”则是坚决反欧盟反难民反移民的极右势力。

2018年瑞典大选,斯特凡·勒文为首的社会民主党赢得144议席,中间偏右的联盟党获得143议席。瑞典议会总共有349个议席,这就是说,两大政党均没有取得半数以上的议席,从而形成了悬浮议会。9月25日,在瑞典议会四个中间偏右的政党要求下,对瑞典首相勒文进行强制性的不信任案投票,结果204名议员对勒文投了不信任票,只有142名议员对他表示支持。瑞典社会民主党是有100多年历史的老党。从1932年到2006年74年间共执政65年。在欧洲右倾民粹主义冲击下,瑞典社民党的失利无疑也是欧洲传统大党日趋衰弱的表现。

2015年5月,奥地利举行总统选举。在第一轮选举中一向轮流或联合执政的社会党和人民党两大党的候选人纷纷落选,而民粹派的自由党候选人霍费尔竟然获得了35%的选票,绿党候选人范德贝伦获得20%的选票。在第二轮选举中,绿党候选人范德贝伦以微弱的多数战胜自由党霍费尔。这次奥地利总统选举引起欧洲媒体的高度重视,派出大量记者聚集维也纳,关注和分析这次选举结果产生的影响。奥地利是人口不过800多万的小国,冷战期间是东西方两大阵营的交界处,目前则是欧盟东西方的中心点。人们一般认为,奥地利的政治发展可能是欧洲政治潮流的预兆。

2017年初,荷兰大选。荷兰议会共有150个议席。在竞选期间,极右势力自由党一路领先,一度扬言可取得40个议席,可成为第一大党。选举结果显示,现任首相吕特领导的荷兰自由民主党获得21.2%的选票,取得了33个议席,而威尔德领导的自由党则取得13.3%的选票和20个议席。欧洲媒体普遍认为,荷兰这次选举挫败了极右势力和民粹主义。但一向有欧洲特朗普之称的威尔德,其自由党已成为荷兰第二大党,影响不容忽视。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选举中,原来议席较多的工党的支持率从24.8%跌至5.7%,而社民党损失更为严重。

当今欧洲各国政治发展尽管存在着不同的形势,组阁的政党其政治主张不尽相同,但是各国大党正在失去影响,是不争的事实。

(作者系中国驻奥地利前任大使)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杨成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