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迎来“分裂”国会 民主党时隔8年重新控制众议院

2018-11-08 05:29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美国迎来“分裂”国会

据美国多家媒体6日晚报道,民主党在当天举行的中期选举中夺回国会众议院控制权,共和党则进一步巩固了参议院多数党地位,美国国会将再度进入“分裂”时代。

与美国国会中期选举结果6日晚陆续揭晓同时,依媒体估算,在州长选举这一“次要”战场上,共和、民主两党各有输赢。截至美国东部时间7日2时(北京时间7日15时),媒体普遍关注的佐治亚州州长人选悬而未决;另一场高曝光度的竞选中,39岁的民主党人安德鲁·吉勒姆落败,未能成为首名非洲裔佛罗里达州州长。

或将引发更多政治僵局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福克斯新闻台等媒体报道说,民主党获得的席位将超过众议院多数党所需的218席,时隔8年重新控制众议院;共和党在印第安纳、密苏里等州夺回国会参议院席位,进一步巩固了参议院多数党地位。新一届国会将于2019年初履职。

民调显示,医保、移民和经济是本次选举中最受关心的三大议题;近三分之二的选民表示,希望通过投票表达对总统特朗普的支持或反对。

特朗普6日深夜在社交媒体上说:“今晚取得巨大成功,感谢所有人!”现任众议院少数党领袖、民主党人佩洛西则表示,新一届国会将对白宫进行制衡。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达雷尔·韦斯特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国会陷入“分裂”或将引发更多政治僵局。分析人士指出,民主党或凭借众议院多数党地位对特朗普政府内政外交事务进行更多牵制。

当天的中期选举还改选了36个州长、三处海外属地的行政长官和大部分州级立法机构等。

州长选举两党各有输赢

与国会中期选举同一天,美国50个州中36个州的州长得以改选。按照路透社的说法,中期选举的焦点是谁能掌控国会参众两院;在州一级层面,赢得州长职位有助于共和、民主两党就医保、控枪等议题支持或反对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佛罗里达和佐治亚的州长选举备受关注。佛州塔拉哈西市市长吉勒姆6日晚承认败选。媒体估算结果显示,民主党人吉勒姆的得票率仅比共和党籍对手罗恩·德桑蒂斯少一个百分点。

在佐治亚州,媒体点算超过90%的选票后报道,民主党人艾布拉姆斯比对手、佐治亚州共和党籍州务卿布赖恩·肯普落后近7个百分点。

路透社分析,上述两场州长选举的重要性在于,检验自由派民主党人能否凭借年轻选民和少数族裔选民支持在相对保守的美国南方州胜出。政策主张相对温和的民主党人以往多次在这些南方州失利。

在其他州,密歇根、堪萨斯两州州长归属民主党人。这两州在2016年总统选举中都把选举人票投给特朗普。

从目前媒体估算的投票结果看,伊利诺伊、密歇根、科罗拉多、缅因、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州州长归属民主党,佛罗里达、俄亥俄和艾奥瓦州归属共和党。民主党人还希望拿下内华达,共和党则期待夺走康涅狄格。

美联社报道,在州一级层面,共和党在6日投票日以前有可观优势,掌控99个州立法机构中的三分之二和33个州的州长职位;全美25个州的州长和州议会两院均由共和党人把持,民主党只在8个州拥有“三重”权力。

共和、民主两党不仅想赢得本次国会中期选举,还想为两年后的总统选举争取优势。按照路透社的说法,2020年美国人口普查后,国会选区将重新划分,而今年当选的州长届时仍在位。在部分州,州长有权调整选区版图,继而影响国会选举以至总统选举的结果。

女性竞选当选人数空前

这次选举一个显著特点是,女性竞选和当选者人数空前,至少85名女性当选联邦众议员,刷新历史纪录。另外,在地方层面的州长选举中,女性同样有不俗战绩。

不少人注意到,这次国会中期选举中,女性竞选人的数量大幅超过以往,其中不少女性在党内预选阶段击败白人男性对手。女性为竞选人捐款的数量和影响力不容小觑,明显超过历届选举。

民主党籍候选人、现年44岁的艾安娜·普雷斯利成为马萨诸塞州第一位当选联邦众议员的黑人女性。她得知自己胜选后说:“许多富有远见的勇敢女性挺身而出,竞选公职。我极为荣幸,与她们一同列入选票、成为候选人,一同出现在竞选舞台。”

美联社发布的最新民调显示,美国60%选民认为国家正朝错误方向行进,25%选民把医疗保险和移民事务列为本次中期选举中的头号关注。

在佛罗里达州,民主党籍女性候选人唐娜·沙拉拉击败两名女性对手,当选联邦众议员。

玛莎·布莱克本成为田纳西州第一位当选联邦参议员的女性。

(综合新华社消息)  

分析  

中期选举凸显美国极化

“分裂国会”基本符合选前民调预期,是美国政治典型的民意“回摆”。民主党掌控众议院,将对共和党籍总统特朗普构成牵制。少见的高投票率,显示驴象两党充分动员各自“基本盘”,美国政治以至社会两极分化加剧。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说,这次选举投票率非常高,显示两党基本盘的巩固和归位,自由派选民表达对特朗普的不满,保守派选民同样用选票“保卫特朗普”。民主党能够夺回众院,主要赢在大都市郊区,并且争取到女性、年轻人和拉丁美洲裔选民支持。

在他看来,民主党在众议院优势不大,相比2010年中期选举共和党一举夺回64席、1994年净胜50多席,今年没能形成“翻盘浪潮”。由于参议院只改选三分之一议席,民主党压力更大。共和党在北达科他、印第安纳等原本就偏保守的州卷土重来,并不意外。

至于选举结果是否会影响两年后的总统选举,刁大明认为两者关系不大。2010年、1994年中期选举共和党优势明显,时任总统民主党籍的奥巴马、克林顿依然较为轻松地赢得连任。

北京大学中美人文交流研究基地执行副主任王栋指出,尽管民主党夺回众议院,两年前总统选举时“特朗普现象”背后的民粹主义和反全球化、反移民等社会情绪还在,美国政治和社会更保守、更封闭的倾向并未改变,这会影响国家今后发展。民主党难以扭转这一趋势,甚至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迎合。

这次中期选举可以说是对特朗普执政两年的一次考试,也是对共和党执政的一次民意测验。

与先前共和党掌控参众两院的情况相比,可以预期,特朗普政府接下来的施政将受到民主党的更多制衡,施政阻力将加大,收紧移民政策、放松金融监管、对富人更有利的减税等议程都可能遭遇民主党阻击。尽管中期选举议题以内政为主,民主党掌控众议院,也可能影响美国对外政策。

民主、共和两党分别控制众参两院,再次显示美国政治极化、社会分化程度之深,即保守派倾向于更保守、自由派倾向于更自由。而且,这种极化有从精英阶层向草根民众下沉的趋势,中间选民越来越少。选举过后,党派争斗、“否决政治”恐怕会继续困扰华盛顿的政治议程。  (据新华社北京11月7日电)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