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期
2018-05-25

伊拉克组阁博弈激烈 美国伊朗更着急

当地时间5月19日,打着反美国和反伊朗旗号的什叶派宗教领袖穆克塔达·萨德尔领导的竞选联盟得票最多,领先美国和伊朗“中意”的竞选人,有望主导下一届伊拉克政府的组阁进程。不过,面对伊拉克内部各党派势力的纷争,以及美国和伊朗等域外国家施加的影响,伊拉克政府组阁的博弈将变得异常激烈和复杂。

伊拉克组阁博弈激烈

伊拉克独立高等选举委员会5月19日公布国民议会选举最终结果,什叶派宗教领袖穆克塔达·萨德尔领导的政治联盟获得议会全部329个席位中54席,领先其他竞选阵营。而选前被一直看好的现总理海德尔·阿巴迪阵营只排第三,获得42个席位;另一位什叶派人士、军事强人哈迪·阿米里的阵营名列第二,赢得47个席位。

萨德尔阵营的强势崛起或将改变伊拉克政治版图。但依据伊拉克宪法规定,拥有组阁权的“最大党团”可以是选举结果揭晓后再重新组成的政治联盟。这意味着,萨德尔阵营并非自动获得组阁权,而且萨德尔本人没有参选议员,无法出任总理。因此,下一任总理也可能出自其他什叶派阵营。所以,萨德尔能否最终主导组阁还有待观察。

据了解,得票第二的阿米里麾下有数以万计什叶派民兵,为伊拉克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立下汗马功劳,民望颇高。2003年伊拉克战争前,阿米里流亡伊朗数十年,谋划过反抗萨达姆政权的运动,与伊朗方面、尤其是伊斯兰革命卫队关系密切。

与阿米里相比,阿巴迪的优势是打平衡牌,游走在美国和伊朗之间,同时与沙特阿拉伯等海湾逊尼派国家搞好关系。外界先前预计阿巴迪将顺利连任,因为他在任期间打跑“伊斯兰国”、挫败库尔德人分裂企图,政绩可圈可点。

有分析指出,以反美著称的萨德尔同时反对伊朗干涉伊拉克事务,阿米里则同伊朗关系密切,因此萨德尔和阿米里难以结盟,或将成为主要的竞争对手。排名第三的阿巴迪阵营和一些重要的逊尼派联盟、库尔德政党如何站队,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组阁结果。因此各方围绕组阁权的争夺和博弈将异常激烈。

6

伊拉克总理阿巴迪。新华社记者 李涛 摄

美国伊朗着急欲插手

围绕政府组阁,争夺伊拉克支持一向是美国和伊朗在中东政治角力的重点。按照媒体的说法,阿米里背后有伊朗支持,而阿巴迪则有美国力挺。因此对于此次伊拉克政府组阁,美国和伊朗均欲施加影响。

对美国而言,萨德尔激烈反对美国的中东政策,麾下的民兵武装“迈赫迪军”曾两次与美军驻伊拉克部队发生大规模冲突,萨德尔也因而获称“反美斗士”。这或将迫使美国在这一极其敏感的时刻,重新思考如何在该地区更好地维护美国利益。

美国对此很着急,有媒体报道称,美方官员5月22日已经由“中间人”传话,接触萨德尔领导的“行走者联盟”人士。美方想了解“行走者联盟”掌权后对美立场如何,包括是否重新组建民兵武装“迈赫迪军”。

而在伊朗方面,从伊拉克以往几次组阁历程看,伊朗均发挥不小影响力,萨德尔这次恐怕不能例外。萨德尔虽为什叶派,但是,萨德尔在竞选期间多次说,反对外来干涉,批评什叶派主导的伊朗干涉伊拉克内部事务,因而不受伊朗待见。

伊朗方面先前也曾公开说,不会允许萨德尔执政。外界普遍认为,伊朗会利用什叶派内部派系争斗,阻挠萨德尔派接掌政府。而即使萨德尔与阿巴迪谈拢联合组阁,也无法回避伊朗的掣肘。分析指出,阿巴迪阵营内有不少伊朗支持的议员候选人,伊朗将借助这些代理人施压阿巴迪,进而逼迫萨德尔软化对伊朗的立场、维护伊朗在伊拉克的利益。

先前伊朗已经赢得了也门、黎巴嫩真主党、叙利亚等关键支持,如今美军为了伊拉克投入了上万亿美元,牺牲了万余名战士,如果轻松被伊朗拿走胜利,那将是给予美军的致命一击。可以预见,有美国和伊朗的插手,伊拉克政府组阁未来将更加复杂。

部分内容综合新华网和中新网

责任编辑:胡永(QN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