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期
2018-04-20

古巴迎新领导人 “后卡斯特罗时代”开始了?

当地时间4月19日,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当选为新一任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接替现年86岁的劳尔·卡斯特罗成为古巴国家元首兼政府首脑。虽然卡内尔的当选并不意味着“卡斯特罗时代”的结束,但该国最高领导层的权力交接仍然是一场具有代际交替意义的重大改变。

古巴迎来新领导人

古巴第九届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4月19日宣布,迪亚斯·卡内尔当选国务委员会主席。

卡内尔是工程师出身,由基层官员做起,曾先后出任两个省省委第一书记。由于在地方主政期间得到良好口碑,2003年进入古共中央政治局,2008年被任命为高等教育部部长,2013年成为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可谓履历完整、经验丰富。

2006年,古巴老一代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正式交出权力并逐步退出政坛,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并由其弟弟劳尔·卡斯特罗接任。如今,卡内尔顺利接班,有西方媒体称,这不仅是古巴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第一位不姓卡斯特罗的领导人,也是第一位不属于“革命一代”、不穿军装、不兼任古巴共产党中央第一书记的领导人。

因此,卡内尔被国际舆论普遍视作古巴真正进入“后卡斯特罗时代”的最鲜明标志。不过,在多数古巴民众看来,这次“具有代际意义”的权力交班,“不是革命及其遗产的终结,而是继续”。古巴外交部说,下一任主席或许不再拥有卡斯特罗这个姓,但他无疑将是“革命之子”。

timg

2014年1月10日,古巴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兼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迪亚斯·卡内尔在哈瓦那自由城市学院参加纪念活动并讲话。新华社记者刘彬摄

“卡斯特罗”并未远去

外界普遍预期,卡内尔成为接班人,象征古巴逾60年的“卡斯特罗时代”将结束。对此,不少分析人士持保留意见。虽然劳尔·卡斯特罗卸任了,但“卡斯特罗”并未远去。

首先,这是一次符合外界预期、平稳顺利的交接。古巴权力交接班其实早有安排,在2016年的古共“七大”上,劳尔就曾公开表示,将在2018年卸任国务委员会主席,把“领导古巴革命”的任务交给年青一代。现在,只是接班人人选更明朗了。

其次,卡内尔出任国务委员会主席后,劳尔还仍将留任古共第一书记,并继续发挥重要影响作用。有分析指出,卡内尔可能会与劳尔协同工作,劳尔主要作为意识形态的象征,而卡内尔则专注于复杂和困难的政府管理职务。

最后,古巴内政外交并不会有重大变化,确保在正确的道路上发生。近年来卡内尔一直是劳尔的得力助手,治国理政的想法和劳尔基本一致,可以想见,在卡内尔执政期间,古巴的政策将存在相当多的延续性。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古巴此次选举不仅要选出新一任国务委员会主席,还要同时选出6位新的副主席,在这6位副主席中,“后革命时代”出生者已有5人之多。因此,有分析指出,古巴未来将很可能过渡到集体领导,外界可能需要转变长期以来只将关注点放在最高领导人一人身上的思维定式,转而关注这个崭新的领导团队。

卡内尔将面临的难题

近年,古巴大力推动经济改革,并在外交上出现突破,与多年宿敌美国关系破冰。然而,由于盟友委内瑞拉面临经济危机,加上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美古关系变得紧张,外界关注卡内尔能否以创新思维,延续劳尔的政策,加快改革步伐,这将是新领导层面临的难题。

经济方面,古巴自2006年进入“劳尔时代”以来,经济改革稳步推进,取得丰硕成果。不管是放宽个体经营限制,改善经济活力,还是经济特区建设都吸引了不少外国投资。但伴随着经济开放所产生的贫富差距加大、社会不稳定等状况,也让古巴政府承受新的压力。

除此之外,货币不统一也是古巴经济的一大困境。古巴国内至今仍流通两种货币,一种是大多数人用来支付的古巴比索,另一种是古巴可兑换比索。分析指出,被一再推迟的货币改革对于整顿古巴经济必不可少。

外交方面,古巴未来领导者的诸多决策变量中,美国是无法忽视的外部因素。古美关系在奥巴马时代经历缓和之后,却在特朗普上台后突然降温,美国对古经济封锁再度收紧,间接压缩了古巴经济改革的空间。

有分析指出,卡内尔被誉为高效管理者和实用主义者,有望采取更务实的态度推进改革。新一届代表大会也会对古巴未来一段时间的重点工作做出规划。它将释放怎样的政策信号,人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胡永(QN0050)